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大氪金时代 > 006、他除了biantai了一点,挺好的
    “健体操:当你踏上做游戏这条道路时,就注定是一场没有头发跟消耗肝的旅行。

    为了能让宿主您多做几个游戏,本系统针对您的身体素质,安排了这款健体操,每天坚持锻炼半小时,将会获得一副扛得住掉发、顶得住熬夜、伤的起肝脏的好身体。”

    马歌:???

    他才21啊!

    怎么系统就觉得他已经顶不住了?

    他还能再肝十年!

    想着,马歌摸了摸头发,嗯,还是很茂盛的。

    看了看镜子,面色虽然白皙,但不是因为虚的发白,是帅气的白。

    看了看自己的肱二头肌,杠杠的。

    就他这身体,倍棒!

    需要用系统那什么健体操?

    接着,马歌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按照系统的健体操开始锻炼起来,

    不是因为他身体虚,只是为了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好。

    “嘿,小马哥,你在弄啥嘞?”联系完同学的李明天从阳台走进来,看到马歌身体鬼畜一般乱动,连忙询问。

    压力大的还能让他得羊癫疯了?

    “这是我从破站上学来锻炼身体的,你要不跟我一起练习?”马歌问。

    李明天看了看马歌身子一阵疯狂乱扭,手鬼畜一般乱动,翻了翻白眼。

    嫉妒嫌弃.jpg。

    “这个锻炼不锻炼身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的脑子需要锻炼一下。”

    “请滚去睡觉,谢谢。”马歌指着床上翻白眼。

    一夜无话。

    ...

    做人不要太攀比,要比就比谁早起。

     9.12号,早5.30。

    马歌睡不着,于是叫醒了正在睡梦中的李明天。

    年轻人的一天怎么可以浪费在赖床上!

    才不是因为马歌自己睡不着,想要找个人陪伴呢。

    “别睡了别睡了,太阳都晒屁股了!”

    李明天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唔,几点了?”

    “5点半了呢!”

    李明天愣了愣,拿出手机看了看,沉默片刻,咆哮说:“艹!你特么还是个人?!这才五点半啊!老子还以为八点半了!懒觉毁半天,早起傻一天啊!”

    …

    “呼,呼,呼...慢...慢点,我受不了了!”

    宁城公园。

    扫地阿姨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工作,有的人也已经早起,戴着耳机于路上慢跑。

    慢跑大军中,也有两个马歌跟李明天两个身影。

    被马歌弄醒后,李明天气的想吃光他家的大米,后面他发现自己怎么也睡不着以后,被马歌拖着拉着来跑步。

    这不,作为一个当代标准恶臭年轻人,跑了一两分钟后,李明天觉得自己已经跑了15000米,顶不住了啊!

    马歌虽然也是标准废物大学生其中的一员,但经过昨晚健体操跟早睡修养后,硬是坚持跑了三分钟才开始喘气。

    太强了!

    经过两人长达五分钟的长跑后,他们完成了今天的负重练习。

    “走,小爷请你吃早饭去,随便吃,不要跟我客气。”马歌摆了摆手,大方无比。

    像他这种良心老板,对自己手下的员工可是大方的很。

    不就是早饭?一天三餐,他都可以——只请他吃一顿。

    “哦?”李明天侧目看了看马歌,大笑说:“你说的啊,我要吃穷你!”

    马歌微微一笑,“天真,爷多有钱,你是想不到的。”

    “艹!”

    ...

    五分钟后。

    马歌来到一处‘老婆早餐店’面前停下脚步。

    李明天看着马歌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

    难怪这家伙这么客气,早餐店能吃多少!

    越想越气,更加坚定了李明天要吃光马歌家大米的想法。

    “老板,来一份咸豆腐脑,五个肉包子,一个茶叶蛋。”马歌说完,对着李明天摆摆手,“别跟我客气啊,随便吃。”

    “呵,吃咸的逆党!老板,来一份甜豆腐脑,再来两个...四个菜包子!一个茶叶蛋,一根油条。”李明天说。

    吃完早饭,李明天闲着没事干,于是就去干活了。

    马歌则是在路上随意逛逛。

    “哦豁,那个蠢萝莉。”大老远,马歌就看到了昨天那个蠢妹子。

    那妹子带着耳机,樱桃小嘴上念念叨叨的,光洁额头上汗珠遍布,头发因有水,被粘成一缕一缕,眉头可能因汗水太多微微蹙起,一对大眼睛眼睛在阳光下闪亮亮的。整个人虽然提醒跟小学生似得,但穿着白裙子,显得别有几番可爱的韵味。

    马歌在远处点头,难怪这么多人是萝莉控。

    不是真的变态,只怪她们真的可爱。

    pu dong!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认真还是太傻的原因,她跑着跑着来了一个平地摔。

    甄妃浅艰难爬起来,腿上传来一阵剧烈痛楚,低头看去,洁白膝盖上皮肤分离,献血随时都会流出来。

    “呜呜呜...”甄妃浅抱着小腿,吹了两口,眼中有雾气弥漫。

    太疼啦!

    吹了两口,没有丝毫用处,甄妃浅眼睛差点流下来,她捏紧小拳头,给自己打气说:“不疼不疼,小伤小伤。”

    说着她打算站起来,脚上传来的疼痛令她一个没站稳,朝着地上继续摔去。

    牛顿老爷子在地球上还是很给力的,重力跟惯例哪怕在华夏这种神奇的国度很多时候也是归他管的。

    然而牛顿老爷子再厉害,也挡不住主角光环。

    甄妃浅要摔倒的瞬间,一只手狠狠抓住了她命运的后勃领,另一只手则是抓住了她的左手。

    她整个人就这么被马歌强行拉了起来。

    甄妃浅愣了愣,转头就看到了马歌那张帅气的脸。

    “呀!你...”甄妃浅大惊。

    “少废话,屁话等会说。”马歌‘超凶’说道:“疼不?”

    甄妃浅慌忙摇头,眼里满是委屈巴巴,“疼...”

    “疼不是废话,皮都破了,能不疼吗?”

    甄妃浅:“...”

    我太难了。

    明明是你问的,你还这么说!

    甄妃浅委屈的想嘤嘤嘤。

    “还能走不?”马歌继续问。

    “有,有点难...”甄妃浅摇头,看了一眼在她身边的马歌,因为根本没有怎么跟男孩子这么亲密接触过,有些不知所措的害羞低头。

    “我先扶你去旁边的座椅上,然后给你去买一份云南白药。”马歌想可想说。

    甄妃浅点头,感激说道:“谢,谢谢。”

    马歌点头,扶着甄妃浅朝着公园的座椅走去。

    他的手只是抓住甄妃浅的左手,将她整个人都提着,没有其他任何肢体接触。

    可以说绅士的很。

    不过很多时候,女孩子是不会珍惜这种绅士的。

    反正马歌对这个蠢萝莉也没有什么想法,管她喜欢不喜欢绅士。

    他才不喜欢这种小学生一样的妹子。

    成熟的大人都是喜欢大姐姐的嗷。

    感受到马歌炽热的手,一直那种若有若无的气息,她的心怦怦跳动。

    虽然低头,但她用余光撇了撇仔细扶着她的马歌,心里一阵温暖。

    这个小哥哥...除了变态了一点,也是很暖的呀!

    在甄妃浅各种心情交错下,马歌扶着她来到了公园的椅子上。

    他看了看正在流血的腿,说道:“我去给你买药了,你就在这里等,两分钟我就回来了。”

    “好。”

    不多时,马歌气喘吁吁奔跑带着消毒酒精、云南白药跟创口贴回来了。

    “谢,谢谢。”

    “嗷,不客气,一共18元,支付鲍还是微信?”

    甄妃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