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八戒中文网,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首席医官》第二、三集已经出版上市



    曾县长?

    陈省长?

    现场一下就安静了下去,大家都被电话里传来的这句话给震住了。尤其是刚才那个还一幅天不怕、地不怕的医院领导,脸色明显就白了几层,有些惊慌失措。

    曾县长是谁?他不知道,只是看眼前这小子如此年轻,应该不会是什么县长,估计就是给县长拎包的秘书。但陈省长就不能小视了,省里确实有位姓陈的副省长,主管商贸工作,最近常常在电视报纸露面,听说是要升了。

    “刘主任,我可能要晚点才能过去,我现在在省人民医院!”曾毅说到。

    那边刘秘书就有点纳闷,问道:“曾县长身体不舒服吗?”

    “那倒不是!”曾毅解释了一句,打算把这边的事情提一提,有刘秘书出头,事情会非常好解决。

    谁知还没开口讲呢,电话里突然传来了陈为民的声音,能听到他在跟秘书讲:“是在跟曾毅同志讲电话吧?把电话给我!”

    很快,电话里出现了陈为民异常清晰的声音,他道:“是小曾吧?是不是这两天太辛苦,有些顶不住了?”

    医院的领导顿时双眼瞪大,眼神里露出极度的震惊和不可思议,这个声音他已经听出来了,绝对是副省长陈为民的声音。堂堂的副省长,竟然主动跟这个年轻人讲话,而且语气里充满了关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曾毅就道:“谢谢陈省长的关心,我没有事,只是有点事情被耽搁在省人民医院了。”

    陈为民在电话里“哦”了一声,并没有主动开口询问,而是等着曾毅接着往下讲。

    “事情是这样的,省人民医院今天发生了一起涉外的医疗事故,患者现在需要紧急治疗,不过医院的这位……”

    说着,曾毅就朝医院的那位领导看了过去,眼神中带着冰冷和漠视。

    “我……,同……同志……”医院领导浑身一颤,双手不由自主举起,往曾毅身边猛地靠近两步,一脸的惊恐和焦急,又拼命向挤出个求饶的笑容,那脸色说有多丑陋,就有多丑陋,他打算向曾毅解释两句,这事可千万不能传到省领导的耳朵里去啊。

    他刚张开嘴,曾毅已经看清楚了对方胸前的工作卡,直接一扭脸,接着说道:“是这位姓王的副院长同志,他要求患者的家属必须先签订赔偿协议才能同意对患者进行治疗。救人如救火,我受人之托,到医院来做协调工作,可能还需要一点点时间,请陈省长放心,我会尽快赶过去的。”

    陈为民是什么人,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需要点时间协调,不就是说协调很不顺利嘛!这个不开眼的副院长,到底是你那边的事情重要,还是省里的事情重要?你拖着患者不给治疗,已经是很不人道,而且还给省里的工作添乱,现在宴会上来了这么多的客人,都等着曾毅过来进行接待呢,难道就这么一直拖着吗!荒唐!

    “既然是涉外医疗纠纷,我看很有必要通知一下有关部门的领导!”陈为民电话里肃声说到,听口气,已经是有些生气了。

    曾毅就按掉了免提,道:“还是陈省长考虑得比较周全!”

    医院那位领导登时面如死灰,站在那里簌簌地抖动着,心里充满了惊恐,这要是让上级领导知道,不管谁有理,最后挨板子的肯定都是自己了,难道上级领导还能听自己辩解不成,自己就是浑身张满嘴,怕是也辩不过眼前这个年轻人。

    因为按到了免提,大家也就听不到电话里的那位“陈省长”还讲了什么,只看到曾毅在电话里又低声讲了两句,就挂了电话站在原地,慢条斯理地把手机放进包里。

    现场一片沉寂,所有人都在看着曾毅,心道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孙睿把刚才的电话内容听了个清清楚楚,她心里有些波动,曾毅还是以前的那个曾毅,虽然很多地方都变了,看起来让人觉得有了距离,但他还是那个真姓情的曾毅,放着省长的重要事情不去办,朋友一个电话就赶过来处理,这种事除了曾毅,别人根本做不出来。

    医院领导此时已经惊恐得不成样子了,满脸的汗珠子往下滚,怎么都止不住,尤其是最后的电话内容被按掉了免提,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个什么局面,这种未知的恐惧,才最是恐惧。

    一声歇斯底里的电话铃声突然打破了现场的沉寂。

    众人的视线,又齐刷刷看向那位医院领导,大家都听出来了,是这位医院领导的电话响了,偏偏他本人还被电话铃声吓了一跳,脸色瞬间惨白,毫无人色。

    能被自己的电话铃声吓成这个样子,大家今天还是头一次看到呢。

    定住神,就看那位王副院长慌忙掏出手机,按下接听,哆哆嗦嗦地道:“我……我……”

    “我是林安宁!”电话里就传来了卫生厅厅长林安宁的声音,他喝道:“王自闻,你是怎么搞的,为什么不救人!”

    王院长又被惊到了,他没想到打来电话的竟然是林厅长,当下头上的汗珠子滚得更夸张了,颤声道:“林……林厅长,您听我……”

    “我不听解释,你现在马上就给去救人!”林安宁直接打断了王副院长的话,然后用不容置疑的口气下达了命令。

    “我……我马上……马上去办!”王副院长讲了两句话,没有一句是囫囵话,冷汗出得整个人像是像刚从水里捞出似的,浑身湿嗒嗒的。

    “病人的救治工作,一切听曾毅同志的安排!”林安宁又命令了一句,语气很是不善。

    等挂了电话,曾毅就道:“王院长,现在是不是可以先去看看病人的情况?”

    王副院长先是楞了一下,随后忙不迭地点着头,道:“可以,可以……”说完,就要带着曾毅往病房走,谁知心神无主之下,一转身竟然跟后面的一位工作人员撞在了一起,然后“噗通”一声就趴在了地上,样子狼狈至极。

    曾毅往地上看了一眼,随即看向现场的众人,道:“病房是无菌房间,不可能所有人都进去。这样吧,你们每方各推一个代表出来,大家先进去看看患者的情况,然后再商量说下一步的事情。”

    对于这个提议,现场的人都没表示异议,患者家属选出的代表就是那位黑脸老者,而米国公司的代表就是史密斯本人了,剩下就是曾毅、酒鬼、以及孙睿这位翻译。

    大家在无菌病房门口灭菌,然后换上里面护士送上的无菌服,就一起进了病房。

    临进门的时候,酒鬼在曾毅肩膀上轻轻一拍,道:“老朋友,这次给你添麻烦了。”

    曾毅笑着一摇头,道:“没事,老朋友嘛!”

    酒鬼就一脸郁闷地跟在曾毅身后,今天的事情确实不能怪他,他的艹作完全符合规定,活干得也非常漂亮,但谁也不能阻止设备突然抽疯。

    病房里面的光线非常暗,黑色的窗帘遮得严严实实,将外面的光彻底挡在了外面,病房里也只开了一盏冷光灯,众人走进病房,换了几秒钟的时间,才适应了里面幽暗的光线。

    被射线灼伤的患者,是要避免强光的,因为强光会加剧病情的恶化,有的放射姓皮炎患者,甚至根本无法接触曰光,患者一进入阳光里,身上的患病皮肤就会立刻发生溃烂,这也是这个病很难治疗的其中一个原因。现在病房里光线这么暗,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等来到患者病床前,护士又打开了另外一盏冷光灯,病房里就亮了一些,以方便观察患者的情况。

    曾毅凑近了往病床上看了一眼,情况确实有些严重,患者面部以鼻梁为中心的一大块都出现了很明显的红肿灼伤。射线灼伤不同于烫伤和普通的烧伤,大剂量的射线会灼伤部位的人体组织和结构,导致肌肤丧失自愈能力。

    患者也是个老者,七十岁左右的年纪,此刻在床上处于昏睡状态,可能因为剧痛难忍,被医院注射了一些止痛药物。

    病房里还有省人民医院的专家,道:“这个情况算是比较严重的,目前我们只能是尽力去治,但最后能不能治好,还很难讲。”

    这话讲得底气完全不足,这专家并不是第一次接触这个病的患者了,他很清楚,这种程度的灼伤是很难痊愈的,而且病人年龄偏大,恢复能力也要打个折扣。

    酒鬼看着患者的情况,也是有些揪心,不管怎么讲,病人也是在他的手术台上出了意外。只是酒鬼精通的是西医,他是全球首屈一指的诊断学权威,别人诊断不出的疑难杂症,到了酒鬼手里,酒鬼可以从纷繁复杂的各种数据里寻丝剥茧,然后找到患者患病的真正原因,也可以完成别人做不了复杂的手术,甚至可以治别人治不了的病。

    但面对眼前这样的病因一清二楚的状况,酒鬼却有些无奈,西医在治疗这个病方面,方案都是大同小异的,无非就是用什么药,用多大的剂量,但效果不会差很多。

    想到这里,酒鬼就把视线投向曾毅,他只能期盼这个可以创造奇迹的中国大夫会有办法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