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九项全能 > 538我来开还不行
(www.8jzw.Com)    何过之所住的那栋农民房,虽然不像张劲曾去过的潦倒的海三波家关外的农民房那么脏乱差,但也好不许多。//百度搜索八戒中文网www.8jzw.com看最新章节//而且从何大师如今这一身邋遢的装扮上,也不难猜出,恐怕农民房里,如今何大师这个暂时的家中,也不会多干净利落。

    何大师这个曾经在精神上、在道德上、在物质上都有洁癖的国学大师,能住到这么一栋脏乱差的农民房中,绝对不是毫无原因的。

    何大师虽然不贪婪,虽然脑袋死板,但是凭他出版的那些著作,凭他解读的那些古籍,凭他的演讲、工资的收入,绝对不会住不起更好的房子。而且,就张劲所知,这位铮铮倔骨的何大师,绝对不是吝啬鬼,绝对不会因为价格,而不舍得换个更好条件的房子。

    所以,何大师会住到这里来,只有一个原因。因为这栋农民房,是距离xx小学最近的一栋人居的住宅,这栋八层高的农民房,与这所面积不大的小学仅有一墙之隔。如果住在三楼以上的话,甚至可以透过窗户俯瞰整个xx小学的校园。

    而就张劲所知,清浅自从半年前回到深市,这段时间以来,她的工作就是担任这个学校的音乐教师!

    很显然,何大师会克服自己身上的洁癖住在这里,就是为了能够透过窗户,看一眼这位可能已经在心中痛恨自己这个父亲的女儿,看一眼已经病入膏肓。也许命不久矣的女儿。

    想到何过之如今住在这里,他的所求也不过只是想要能时常的看到女儿一眼!

    想到何过之今天为了能够隔门看女儿一眼,又不欲让女儿和曾经的妻子发现,一向光明正大,一向认为‘事无可背人之处、话无不可告人之声’的何大师,居然蹑手蹑脚的如同贼人。

    再想到,之前因自己虽然社会已成常态,但在他眼中却是污秽的行径。甚至不屑与自己相见,耻于与自己同桌的何大师,竟然会低自己一头的为女儿露出恳求的模样,深深鞠躬。

    因为不敢与自己曾经的发妻相见,而露出羞涩与退缩的懦夫样子。

    对以上种种,张劲不能不觉着世事无常。

    对何过之、何榴莲、何爸爸,对于这个曾经在自己被调查的时候。曾经自己被近在咫尺的牢狱之灾惊的夜不能寐的时候,恨入骨髓的人。不能不为之心酸!

    所以。见到如今何过之凄惨落魄的样子后,张劲原本对这老人就并不深的芥蒂,张劲原本对这个老人并不浓郁的怨恨,就彻底的烟消云散。

    对这位何大师,原本在怨愤中仍然固执存在的佩服,也在这一刻消失无踪。

    对如今的张劲来说,这位何过之先生。这位国学大师级的人物,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被妻子、女儿两个唯有的亲人放弃的可怜老人而已!

    就算张劲因为那段过往,仍然心有所怨。但何过之还有一个身份,他是何清浅的生父。就凭这个身份,张劲就不能不放弃过往所有的怨怼。

    ……

    当张劲一路唏嘘的赶回海窝子村,重新迈进自己灯光满满的小楼的时候,天色早已经黑透了。

    见到张劲回来,王姐本来想要再次下厨帮张劲弄的丰盛点的晚餐。但是,一向嘴馋的张劲,却已经没了那么多讲究。

    就着她们吃剩的残羹冷炙,配上一些自己的酱菜、腌菜,张劲一样吃的狼吞虎咽。

    就算张劲在补迟到的晚餐时,何清浅的轮床也一样就摆在张劲的身边。张劲早就下定了决心,只要条件允许,清浅和轮床绝对不能离开自己身周两米的范围。所以,张劲普一回来,就将何清浅从她妈妈的手中,‘夺’了回来!

    怕何清浅寂寞的张劲,一样边吃边跟何清浅聊着:

    “清浅,你说说你这么躺着多亏啊!你可要赶紧醒来,这么闭着嘴吃不到那么多好吃的,可是太亏了。这样好了,咱们做个约定,你要是能够尽快醒来,下半辈子我就一直给你做饭,每顿都是!一直做到咱俩老死。只要你想吃,我就给你做,随你点菜!

    我的手艺你也是知道的?你就不馋?要是馋的话,就别躺着了,赶紧醒过来吧!

    ……”

    何妈妈在旁边看着张劲这自言自语的样子,忍不住再次泪雾盈眶。好半晌之后,终于不忍再看,捂着嘴,扭头回到自己的屋里去了。

    而张劲对于何妈妈的离开恍若未见,继续留在家中的餐厅里,一边吃着,一边与轮床上渀佛熟睡的何清浅絮絮的聊着。那情景,就渀佛张劲已经魔障了一样,感人又令人心酸。

     

    见到张劲这种状态,就算是因为几日不见张劲,而嘴皮子发痒想要找张劲拌嘴的林琳看过后,都不忍打扰,悄悄上楼去。独自享受岳姐姐走后的私人空间。

    吃了晚饭,将桌上的杯盘扔给王姐后,张劲推着何清浅的轮车回了房间。

    本来,何妈妈的意思是自己这个当妈的与女儿清浅住一个房间照料的,但是被张劲坚持拒绝了。

    张劲认为,自己作为唯一一个能应付得了,如今何清浅任何突发状况的人;作为何清浅的主治医师;作为比何妈妈更懂得该如何照顾病人的人;作为远比如今精力交瘁的何妈妈更加精力充沛的年轻人;与何清浅同住一室,并负责照顾她的,应该是自己才对。

    听到张劲一条一条的讲着道理,何妈妈虽然觉着已经与张劲分手的女儿,再与张劲同居一室似乎不太妥当。但张劲说的又是在有理有据,何妈妈无从辩驳。再加上这不是孤男寡女同居一室,而是医生与病人一起。

    所以最终,相争一番后,何妈妈对张劲的强词夺理也只能点头应下!

    对现在的何妈妈来说,只要女儿能够活过来,这些细枝末节都不重要。更何况,她这个当妈的也知道,张劲就是何清浅曾经的,也是至今为止唯一的男人!

    这一对曾经感情眷眷的情侣,早就做过所有男女之间能做过的事情了。

    所以,这些男女大防,这些生人回避的事情也就更加不重要了。

    所以,如今何清浅的房间,就是张劲的卧室。晚上,她的轮床就摆在张劲的床边,两人并排卧着,就像是住在一间酒店的标准间中一样。

    至于张劲的卧室在楼上,而块头不小、分量不轻的轮床上下并不方便的问题,也很容易解决。以张劲如今夸张的力量,轮床与何清浅加起来的分量对他来说,也不过如轻飘飘的一捆稻草、或是一床被褥而已。

    如果不是怕自己表现的太过惊世骇俗,张劲甚至可以抬着轮床和轮床上的何清浅,一跃跳上二楼的露台,从露台门自由进出!

    所以,张劲对于每天需要抬着轮床、以及轮床上的何清浅上上下下,丝毫不觉困扰,不觉麻烦,认为轻而易举!

    …………

    当饭后的张劲,轻松的扛着何清浅和轮床走上楼来,正要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已经占据了同处二楼肖非房间的何妈妈,听到脚步声后,突然从自己的卧房中探出头来,一边招手一边招呼道:

    “小劲,你过来一下!”

    张劲推着轮车进入何妈妈的房间时,见到房间中的小几上,正摆着那只不久前,自己刚刚从医院寻回来的黄色箱子。也就是那个在何妈妈口中,装满了何清浅这辈子最珍重宝贝的箱子。

    何妈妈指着箱子对张劲说:

    “小劲,清浅的箱子密码我不知道,你能想办法把她打开么?”

    见到何妈妈理直气壮的想要窥探自己女儿的**,张劲顿时犹豫了,嘴里期期艾艾的说:

    “文阿姨,这是清浅的秘密,我们还是先不要打开了吧?等清浅醒了,如果您还想看,而清浅也认为可以给您看的话,我想她会给你看的!”

    听到张劲含蓄的拒绝,何妈妈继续劝说道:

    “我说过的我家清浅的日记,一定就在里面。你把箱子打开看看,就知道你文姨不是骗你的!”

    “文姨,我信!我知道您不是骗我的。所以咱这个箱子还是别打开了!就算您一定要我看,咱们等清浅醒了,让清浅给我不好么?”

    张劲说着,就后退不迭的推着何清浅的轮床想要离开。然而,张劲这说辞,张劲这态度,让何妈妈觉着张劲似乎仍然有些芥蒂。心系女儿,深怕张劲不肯用心治疗的她顿时钻了牛角尖。

    所以,当张劲推着轮床出门转弯的时候,张劲的余光看到了这样一幕:何妈妈从行李中,抄出了一个应该是订书器之类的东西,高高举起就要往箱子上砸。

    装着何清浅宝贝的黄色箱子是普普通通的硬质塑料箱,不会太坚固,如果何妈妈发了狠的话,肯定有办法将之砸开。于是,怕伤到内中何清浅‘宝物’的张劲见到这一幕后,连忙叫停:

    “等等文阿姨,您别砸呀!我来开,我来开还不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九项全能538_九项全能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