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九项全能 > 555何爸爸的反应
(www.8jzw.Com)    “是啊,这几年苦了她了!如果不是我,她也不会几年如一日的愁眉深锁。//百度搜索八戒中文网www.8jzw.com看最新章节//

    现在我醉了,我也醒了。而且你也不再是过去的那个张劲了,所以如果你们想在一起的话就在一起吧!”

    应该是想到了女儿这些年的苦楚,瞑目而思的何爸爸表情有些哀意,嘴角有些抽搐。说出来的话,更是感慨深沉。

    见到何爸爸初步同意,张劲连忙乘胜追击。竹筒子倒豆子般将自己真正想说的说了出来:“何叔叔,说起来有些难以启齿。但是我觉着还是应该告诉你。

    和清浅分手之后,我结婚了,又离婚了。我的前妻叫叶红。

    我不否认,我会和叶红交往的最初目的,是为了断了清浅的念想,让她能放下过去追逐自己的幸福。

    我也不否认,在结识叶红的时候,我并没有对她投诸真的感情。那时候我就是一个欺骗女人感情的混蛋。那时候我只是想用叶红来转移我对清浅的想念。

    但是,我和叶红结婚的时候,却与我的初衷不同。我爱上她了,所以我才想她求婚。

    就算如今已经离婚,我仍然爱她,就如爱清浅一样。

    而且我能肯定,叶红也爱我,就如清浅一样。

    所以,我会与清浅一起,但也不会放弃叶红!”

    说到这里,张劲终于住口。眼神有些紧张的看着仍然瞑目不语,去之前毫无变化,仍然轻啜杯酒的何爸爸,等待何爸爸的‘审判’。

    然而,不知是因为何爸爸的酒意,还是因为何爸爸这些年遭遇的波折消磨了曾经的锐气。总之,这一次何爸爸听到张劲开口说出自己想要‘脚踏两条船’,而且其中一条船正是自己的女儿的时候,并没有如几年前那次得知自己‘社会蛀虫’身份时一样,拍案而起、口诛笔伐。

    恰恰相反,何爸爸的表现始终古井不波,在张劲有些紧张的凝注中一口口将杯中‘良相’啜干后,才终于悠然开口:“如果我说不同意的话,你会怎么做!”

    “不怕您生气,其实我早已经下定决心,不管您老同意还是不同意,这一次我都会坚持到底!

    这一次我一定不会放手的,这种错误在几年前我犯过一次。吃一堑长一智,所以同样的错误我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

    而且我想就如几年前一样,清浅也会坚持的!甚至有了我的坚持,她会比那时候更加坚强。

    我恳请您同意,但是我并不是必需您的同意。

    我们想要您的祝福,但我们并不是必需您的祝福!”

    张劲这番话说的底气十足,斩钉截铁坚定非常。

    本以为自己的一番话会触怒何爸爸,但是没成想何爸爸确实已经与从前大不相同,这一次何爸爸不但没有拍案而起戟指怒目相对,反而幽幽的笑了:“如果你保证会让我女儿下半辈子不委屈,如果你保证我女儿会幸福,那么我就放手不管。抉择与否,皆在我女儿。只要她开心,什么名分,什么世俗指摘,我都不介意。

    过去的这些年我欠她的太多了,以后她只要开心、快乐、幸福,我这个做父亲的就别无所求。

    那么我现在问你,你能保证么?”

    “我保证!”

    这三个字,张劲几乎是从嗓子眼儿中吼出来一样。虽然不能声振寰宇,但却已经几乎用尽了张劲全身的力气。

    张劲从来此之初,始终心怀忐忑,他从未想到何爸爸居然这一次这么好说话。甚至比何妈妈更容易。

    只要何爸爸、何妈妈都同意了,那么张劲与清浅之间就再无隔阂,一切水到渠成。

    所以,当何爸爸话声落地后,也就难怪张劲会兴奋的几乎快要跳起来。

    见到张劲这毫不掩饰的兴奋,何爸爸从前始终冷肃的连慈和的笑了:“好了小劲,关于清浅的事儿我们谈完了。现在,就好好陪我喝两杯吧!今天我很开心,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

    张劲与何爸爸的对酌,直到下午快两点钟,因为张劲需要会去为清浅煎药的原因,才不得不结束。

    带着满身的酒气坐在车子上,张劲仍然如堕梦中。他没有想到,今天之行居然如此顺利,顺利的难以相信。

    这种似梦似幻的状态,持续许久,就算张劲回到了自己海窝子村的家中,也仍然懵懵懂懂。

    当张劲回到家里的时候,小院中的大槐树下,正有三个人坐在那里隔着纵横十九道的棋坪下着棋。

    却是孔小黑脸与刘老爷子俩双战孔老爷子。就如从前孔小黑脸与刘老爷子双战张劲一样。

    唯一不同的就是,孔老爷子的棋力比张劲稍逊一筹,同孔小黑脸与刘老爷子的合力相比,更加接近。所以,棋面上犬牙差互,也更加焦灼。

    如果是昨日,刚刚被孔老爷子挑起棋上兴趣的时候,张劲也许见到这个场面会驻足观看一会儿。但是,如今张劲因为之前从何爸爸那里得来的承诺正处神游物外的状态,所以对于三人棋战熟视无睹。

    晕乎乎的跳下车后,就晕乎乎的径直从三人的棋坪边走过,径直进入小楼,连个招呼都没打。

    接着,张劲又如梦游般,从何妈妈那里不发一言的带走了睡着清浅的轮床,晕乎乎的煎药烹汤。

    坐在红泥药炉边的张劲,一边将煎药的火头按要求调控的忽大忽小,一边熟练的按照顺序向药锅中分批、分次的放药、放水,一边梦呓似的对旁边躺在轮床上的清浅说:“清浅,你肯定猜不到我之前干什么去了?我去见咱爸了,当然现在还只是你爸,不过以后会是咱俩的爸。

    你肯定不知道,其实你爸爸在你和文阿姨刚来深市的时候,就紧跟着来了,他就住在你工作的那个学校旁边的一栋握手楼里,北向六楼,透过窗户就能看到你们学校的操场和教学楼。

    你爸变了很多,也老了很多,看来这些年他也很苦……

    今天我和你爸爸一起吃了一顿饭,我把我的打算跟他说了。就是继续履行我们誓言,继续在一起的承诺。你肯定想知道你爸爸的反应吧?

    告诉你,绝对出乎意料。你爸爸同意了!

    没错,你没听错你爸爸同意了!

    现在你妈妈和爸爸已经都同意了,所以我们的誓言履行过程中将没有任何阻碍,就就等你醒来了。

    开心么?赶快醒来吧,你知道么,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

    就这样,张劲嘴里絮絮叨叨的倾诉着,手里麻利的动作着。

    煎药、喂药、施针、艾灸、推舀……

    直到这一连串的工作完成后,张劲才终于从那被惊喜弄晕的迷幻中醒来。终于勉强恢复了正常的‘神智’。

    当完全清醒的张劲,推着何清浅的轮车,脸上挂着笑从小楼中出来的时候。小院中,三人两方的棋坪厮杀刚刚结束,孔老爷子勉强以半目的优势获胜。

    见到张劲出来,刚刚完成复盘的孔老爷子连忙招手:“小张快过来,下了几个小时的围棋有点累了。刚好咱们爷俩儿来盘象棋,换换脑子!”

    心情欢悦的张劲见到孔老爷子招呼,也不推辞。笑着点了点头后,推着清浅的轮床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到孔小黑脸刚刚让出来的位子上后,就与孔老爷子楚河汉界的厮杀起来。

    一番车来将往,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第一盘就已经终结。

    虽然孔老爷子象棋棋艺同样堪称宗师,但按说仍与张劲的宗师级大圆满有着一段距离。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这第一盘的获胜者竟然是孔老爷子。

    对于张劲与孔老爷子两人象棋棋艺孰高孰低,刘老爷子和孔小黑脸都摸不到底,不清楚孰优孰劣。所以,对于孔老爷子获胜,并为如何惊异。

    但是,孔老爷子可是几十年的老棋手,虽然是第一次与张劲象棋厮杀,但是却感觉到了棋至中盘时,按照张劲的水准,几个不应该犯的错误。

    于是,孔老爷子好奇道:“小张,你是不是心里有事,我怎么觉着你好97ks.像注意力总是集中不起来呢?”

    脚踏两条船这种事儿,在世俗之中也许算得上是‘花心’、‘腐朽’甚至‘伤风败俗’,但是对于孔家这种世家来说,却是天经地义。

    再加上张劲会有此心,也是经过了同为世家老一辈的柳老爷子开导,所以自然认为这事无不可对孔老爷子说。

    而另一位旁听的刘老爷子,虽然不是世家之人,但也是作风‘前卫’的流氓型文艺大师,更是怂恿自己脚踏两条船的人物之一。

    所以,关于心中之事张劲也就没有隐瞒,笑着将自己今天连过何爸爸、何妈妈‘两关’的事情讲了出来。

    讲完之后,刘老爷子自然搞怪似的抱拳恭喜,但是孔老爷子却捻须一笑后,道出了其中关键:“恐怕小张下起棋来之所以会心有旁骛,不全是因为喜。更是因为忧!

    你是怕何过之酒醒后,会让事情反复吧?”

    最快更新,请。

    九项全能555_九项全能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