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九项全能 > 662 原来如此
(www.8jzw.Com)    顾明浩通过电话,在给马大书记设了一个套去钻,放下电话后,脸上笑得很是阴险。心里惬意的想唱歌。

    而电话另一边,马富贵此时的心境却与顾明浩截然不同。

    当马富贵怒火冲天的摔下已经挂断不断传来‘嘟嘟’忙音的话筒后,心中的焦躁、愤怒几乎要把他点燃,化为灰烬。

    直到马大书记咆哮着,把一桌子的东西统统摔了一遍后,已经又累又气的他才气喘吁吁的再次坐了下来,深吸几口气后,强迫自己心境平静下去,进入沉思的状态。

    毕竟是官场上的老狐狸,虽然之前被顾明浩的态度气的七窍生烟,脑子里全是和顾明浩‘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画面,以至于一时间失去了理智。

    但是当气头过去,心态有些平静下来后,马大书记仗之官场几十年不倒的睿智,再次回到脑壳之中。

    马富贵和顾明浩一样清楚,自己与顾明浩绝不是朋友。往常虽然谈起话来说的热络,那都是虚伪。但毕竟,两人始终都是笑脸相对的勾心斗角,至少维持着表面的友好。

    所以,回想到之前顾明浩完全不留后路的态度,马书记隐隐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自己是顾明浩,那么能让自己与权位仅稍逊一筹的同僚撕破一直以来努力维持的表面友好,悍然翻脸?

    很快,马富贵就得出了答案,只有三个可能。

    一个可能是,那个人手里抓着顾明浩的重大把柄,足以让他万劫不复。所以,被挟持的他。才不得不如此为之;

    第二个可能,则是因为顾明浩通过这次与自己的彻底决裂,能够得到比自己能够给出的更加重大的政治利益。

    也就是说,这件事情背后的那个大人物,绝不可能是市里坐在常委最前面的那几个,他们没有本事能给出顾明浩太大的利益。有这种能力的,至少也是省里坐在前几把交椅上的人。

    第三个可能,更加可怕,那就是上头有人想要动自己。小辫子从儿子这里抓起。

    因为就正像卫风曾经对张劲说过的那样。官二代往往是被整个官场保护着的。除非是老子出问题了,不然儿子绝对安全的很。

    想到第二种可能,马富贵就淡定不下来了,因为能让顾明浩这么巴结的人,肯定也是自己惹不起的。那处理起来。可就麻烦大了!

    想到第三种可能,马富贵更是满脑门子白毛汗,如果是针对自己的话,局面将会更加险恶。针对儿子的话,自己凭着手中权力和人脉还有周旋的余地。但是针对自己的话,那么一旦稍有差池,那么无论是自己还是儿子。还是这个家,都将万劫不复!

    所以,如今的当务之急,他首先必须弄先清楚自己儿子到底得罪的是谁。怎么得罪的。然后,再抽丝拨茧的弄清楚,这件事儿究竟是针对自己,还是针对自己的儿子。

    最后。他才好想办法自救,或是营救自己马家的独苗。自己的命根子!

    想清楚事情处置脉络,马书记深吸了一口气后,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作为整个深市权力排名靠前的一区书记,既然能做到这个位子上来,那么马富贵自然有自己的人脉,有自己的派系帮衬着。

    在深市的政法系统中,虽然顾明浩是一哥,是整个系统中权柄最重的人。但华夏政坛无论中央还是地方,或是各个部委,都讲究一个平衡。所以,在深市的政法系统中,就算是顾明浩也不能只手遮天,马富贵还是有渠道去打听一些自己想知道的事情的。

    比如说,现在马富贵打电话联系的这位深市检察院的院长,就是马富贵所在派系的一员干将,同马富贵的关系也是相当的亲近。

    检察院是任何刑事案件都无法避开的一个要害部门,权利未必有多大,但是消息绝对是系统中最灵通的一个。

    所以这位院长在马富贵打电话过来后,仅仅几个电话下去,一番简单的询问,就很轻松的就弄明白了事情的始末。接着,再次通过电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马书记。

    追查到底的命令,是粤省第一副书记杜子铁亲自开的口。但是,事情的核心人物是一个叫张劲的年轻人。

    于是,马富贵也终于基本弄清楚了自己儿子是如何栽进去的,知道了自己儿子究竟得罪了谁,知道了自己儿子是如何得罪的人家。

    知道事情始末后,马富贵悄然松了一口气,虽然开口下令的是杜子铁这个比自己级别高许多的大人物,但事情应该不是针对自己来的。那么自己就会少了很多的束手束脚,只要搞定了当事人,就算是杜子铁下令,也大有回旋的余地。

    但是,马富贵不知道,涉及到张劲和张家这种隐于普通人视线之外的大势力的案件,就算是卷宗也只是很肤浅的一些东西。尤其是在第一经手人——顾明浩的操作下,卷宗上关于当事人的信息更是隐晦颇深。

    所以,马富贵不经意间,掉入了顾明浩精心设计的陷阱。

    马富贵通过调查,也只知道这次事件的另一方是张劲,这个人曾经是麒麟医院的药方药剂师,如今在龙区的一个偏远的农村务农。只知道,之前黄所长栽进去的事儿,同样有张劲涉及其中。

    但马富贵毕竟是多年官场巨奸,虽然调查来的结果白字黑字、迹象凿凿,但他还是察觉出了其中的蹊跷。

    因为从这些资料来看,马富贵根本弄不明白,这个张劲不过就是个屁民,按说自己堂堂副厅级大书记,就算弄死他,也不必拈死一只蚂蚁难许多。

    这种小人物,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居然让自己儿子都陷进去了,居然让顾明浩在这件事儿上与自己全不讲任何情面,居然让省里都有人对此关注。

    所以,恪守着官场小心的本能,又一个电话拨给了之前为自己摆平黄所长那件事儿的蓝市长。在马大区长想来,上次黄所长的事儿既然是蓝大市长出面摆平的,那么想必他对这个张劲应该有所了解。

    从蓝大市长那里了解了一些张劲的‘背景’后,前一分钟还热锅蚂蚁似的马大书记又有底气了。

    拒绝了蓝大市长的主动居中调解后,马大书记直接拨通了从蓝大市长那里要来的电话号码。

    马大书记不知道,自己的电话打的正当时,此时正是张劲与叶红相对无言,都觉着尴尬的时候。

    …………

    “喂,你是张劲是吧?我是福水区的区委书记马富贵,我想跟你见面谈谈!”

    发现电话竟然是马俊生他爹打来的,至今仍然对马俊生昨晚畜生行径大不释然的张劲,第一反应就是破口大骂,或是直接挂断电话。

    张劲可不觉着自己和马俊生那个畜生的爹有什么好谈的,他自然清楚马富贵想跟自己谈什么,不过是想让自己放过马俊生而已。但这绝不可能,就凭马俊生对自己亲亲小萌萌做的这档子畜生才能干出来的事儿,张劲就绝不可能让马俊生好过。

    就算是张劲在当初临送马俊生上警车前的裆部一脚,已经废掉了马俊生以后做男人的权利,张劲也没打算就此罢休。对马俊生早就恨到骨子里的张劲,原本就打算将这家伙送监狱里之后,找几个对细皮嫩肉有兴趣的大汉,让马俊生也尝尝**被‘强行闯入’的滋味。

    听到电话那头,马大书记派头十足的一番话后,张劲脸色纠结的变了几变,然后勉强的说:

    “好吧,半个小时后,我在‘上国会所’的咖啡厅等你!”

    虽然张劲心中有着强烈的挂电话的冲动,但是最终他还是答应了下来。因为与同马大书记见面相比,如今与叶红相对尴尬对张劲来说更加难捱,而且结果更难逆料。所以,张劲两害相权,取其轻。

    挂断电话后,张劲扭头对明明支楞着耳朵听着,却表面装作漫不经心的叶红说:

    “马俊生那畜生的爹,约我见面。你要不要一起去!”

    事关自己的亲妹妹,叶红自然责无旁贷。再说,她也觉着目前自己与张劲僵持的尴尬需要有件两人共同做的事情来化解一下。

    所以叶红很痛快的点头应下。起身去楼上换了一件出行的衣服后,同张劲一起离开,至于酒醉后在卧室中正睡的香甜的606四朵金花,就关上门让她们继续睡好了。

    …………

    挂断电话后,马大书记一脸‘一切尽在釜中’的自信笑容。

    当马大书记从蓝大市长那里听说,包括蓝大市长的父亲,以及诸多省委、省府元老在内的几个老爷子都曾数次去张劲那里蹭饭,并因为张劲的医术而对其颇为看重。

    于是,马大书记想当然认为,张劲之所以有这种能量,是因为他与省府的几位老干部交情不俗。所以,这次事儿才会让身为赵老爷子嫡系门生的粤省第一副书记杜子铁亲自下令,才会让曾经杜子铁的贴身大秘、嫡系心腹顾明浩,对此事如此殷勤。

    九项全能_九项全能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