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九项全能 > 162 名将
(www.8jzw.Com)    就在张劲嘴里虚伪的连连说着‘过奖,过奖’,而心里却巴不得让这些老兵继续的夸奖下去的时候。【八戒中文网高品质更新www.8jzw.com】罗备这个不识趣的家伙的一句话,却让张劲脑门子上的笑纹顿时变成了满头的黑线。

    等一众老兵感慨了一番后,罗备指着酒碗说:“老劲,这是新酒吧?你这酒给我留两坛,我有时间去你家取啊!”

    罗备虽然远不如肖飞、卫风往张劲家跑的勤,但是‘温香’‘软玉’‘刺客’啥的酒也没少往家里划拉。自然猜出这酒应该是张劲新酿的,马上狮子大开口,毫不客气。

    张劲没好气的白了罗备一眼后,对于这胖子的勒索听而不闻。转头向几位兵哥哥解释了起来:“几位老哥,知道老弟为啥说这酒和你们最般配么?”

    “我这酒叫‘名将’。为将者性子烈,所以这酒度数虽然只有四十多度,但是烈辣程度绝对不逊于六十度的高度酒;

    …………

    咱为啥要用大碗喝呢?

    谁见过当将军的那么小家子气的用杯子喝酒?

    …………

    啥叫名将?

    以前这军功可是以敌人首级来记的,也就是说这个名是杀出来的。

    霍去病是名将,封狼居胥。

    岳飞也是名将,驱除鞑虏。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我这酒里的血腥味就是为了这首诗特意调出来的!”

    说到后来,张劲的声音渐渐激越起来,变得很有些传销讲师的范儿,那个‘激扬文字’。那个‘鼓动惑惑’。这要是放到六七十年代,绝对是造反派中的领军人物,少说也能混个司令当当。

    张劲这个司令的话果然很有鼓动性,至少几个大兵就被张劲的一番话说得热血沸腾。

    这几个家伙虽然一个个的都四十来岁了,但是整天泡在绿色营房里的他们,血温可是绝对不会比那些最极端的愤青们低上分毫!

    而且让这些酒棍激动的还不只是因为话中的铁血激昂,更因为他们知道了‘原来这酒是这位小老弟酿的’!顿时,几个人看向张劲时的眼神就像是见到了肉的狼似的。

    “老弟说得好,值得再干一碗!”雷哥不知道是馋了。【百度搜索八戒中文网Www.8jzw.Com会员登入无弹窗广告】还是真的这么想,总之他再次端起了刚刚斟满不到五分钟的阔口黑陶大碗。

    一桌人包括罗备这个胖子在内,纷纷轰然响应,大家再次起身很是豪气的干掉了这第二碗酒。

    酒是个好东西。

    酒可以是女人的催情剂、迷幻剂,也可以是男人的威尔刚和事后的借口。反正在电视上总能看到这个桥段,酒后**、酒后乱性……

    酒是人的心灵导师。开心了怎么发泄?喝酒!伤心了怎么发泄?喝酒!虽然李大仙说过‘举杯浇愁愁更愁’,但是也有曹黑心说的‘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所以不管是‘借酒浇愁’还是‘借酒欢歌’,总之都离不开酒字。在极端情绪的时候。这个‘酒’绝对比心理医生的出台率高的多。

    酒是男人间交往时最好的润滑剂、最好的黏合剂,很多互相用板砖开过瓢的男人。一起坐到酒桌上后,往往几杯过去,就勾肩搭背的,恨不得斩鸡头、烧黄纸、撮土为香的拜把子。

    酒也是男人友情的助燃剂,就像是张劲和这几位初识的阿兵哥一样。从第一面的陌生,到‘交手’后的认同,到两碗酒过后现在的勾肩搭背,亲如‘亲’兄弟!

    “老弟,我刚才可是听胖小弟说了,这酒是你的。你说啥也得给我弄点!”两碗酒下肚后,之前一直表现的挺有军官范的虎头。也露出了与其它几位毫无二致的匪气,很没形象的一手挎着张劲的膀子,大咧咧的说。

    说实话,对于张劲来说。这些肠子直、脾气爽的兵哥哥和那些肚子里始终装着棋盘的老官僚比起来,可是要顺眼得多,也投契的多。所以,听了虎头哥的话后,张劲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下来,“行,我今天一共准备了六坛子的酒,一会儿咱们喝完了,剩多少你们都拿走!”

    张劲的话声刚落,包括虎头在内的一干人等,脸上纷纷绽开笑容。

    这些兵营中的精英常年累月的负重训练,在把自己一身牛腱子肉练的跟车胎胶似得硬中带软的同时,因为不停过手各种负重装备的缘故,手上掂量分量的本事也是不俗。之前坛子的一番传递,让这几位都把一坛子酒的分量估摸个**不离十,‘一斤多重的坛子,十五斤上下的酒’!

    这些人心算了一下。这酒虽然说度数不高,但是也有四十几度。用不了两坛子下去,就足以把自己这一桌人喂的直钻桌子。过后这还剩下的四坛子多带回去,五个人平分的话,一人怎么也能弄个十几斤。

    这么好的酒……一人十几斤……美啊……

    这几个家伙在好酒当前的情况下,立刻把已经脱了军装的雷哥排除在外。‘你亲外甥女婿可是张老弟的铁杆儿,所以你老哥就别再来分薄兄弟们的福利了。去抢外甥女婿的份子,一准儿成!’几个兵哥哥这样想着。

    但是很快,几位兵哥哥脸上的笑容就变的苦了起来。

    ‘这十几斤酒看起来是不少,但是如果这么爽的大口喝下去,也就是几顿的事儿!喝完了咋办?’军中的精英脑袋转起弯子来,和那些天天算计人的老官僚比起来,也不慢。

    “老弟,你酿出这么好的酒也不容易,哥哥们哪能来了连吃带拿呢?要不这样好了,你说个价钱,我们买下来怎么样!”虎头再次开口说。要不人家咋能当几个大兵的首脑呢,反应就是比其他几个快。

    虎头的话落在耳朵里,曾经历过此情此景的张劲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位的意图。这几个老兵显然和之前从自己这里‘强买’的老官僚们很有共同语言,这种表现显然是喝了两碗自己的‘名将’后。食髓知味的,已经开始看着碗里,想着锅里了!

    对于自己酿出来的酒的魅力,张劲从不怀疑。对于卖酒给这几位与自己颇为投缘的老兵,张劲也并不抵触。但是这价钱却让他有些犹豫。这些老兵油子钱包可没有那些老官僚那么鼓,这价钱……

    罗备的物流公司虽然不大,但是毕竟这胖子也是当老板的人,眉眼通透不在话下。再加上以他对张劲的了解,自然一下子就看出了张劲沉吟着的原因。当兄弟的自然要当仁不让跳出来。替他试探一下。

    于是,还不等张劲开口,罗备倒是先说话了:“张……嗯……叔,老劲的酒要是买的话可是不便宜!”

    开口称呼的时候,罗备还真是觉着很纠结。人家老劲叫‘虎头哥’、‘撞针哥’,自己却得叫人家叔叔。尤其是自己把这个‘叔’字从嘴唇边掉出来时,看到张劲脸上那笑谑的意味,罗备觉着更加的蛋疼了。

    “哦?”一直盯着张劲,等着张劲给出答案的虎头终于把眼珠子从张劲的脸上挪开。‘扔’到了罗备的胖脸上,“有价就好。说说看,什么价钱!”

    虽然常说‘亲兄弟明算账’,但是社会上还是有些人在与朋友谈价钱时会觉着难以启齿。张劲的表情就给了虎头这种错觉。于是他干脆把问题抛给了罗备这个第三人!

    “咱们省府大院里,有一帮的老爷子都抢着在老劲这里弄酒。黄酒、米酒啥的三千一坛。白酒五千一坛。我倒是觉着,这帮子老头子赚大发了!”对于这些事情。张劲对哥儿几个并没有隐瞒。所以罗备自然知道的清楚。

    也是因为张劲出品酒水价格不菲的缘故,包括肖飞卫风在内,哥儿几个从张劲那里弄来的酒水也不复从前自产自喝时那样近乎抄家似得,恨不得搬空张劲的酒窖。

    现在就算是卫风从张劲那里弄来的‘免费’酒,都只是自己喝的,从不外送。就算是蓝大市长想喝,也要掏钱去买。

    就像蓝大市长和自己女儿兰菲菲说的那样。‘小风到小张那里连吃带拿的,是因为他跟老大的感情在那里!但是你爸爸不行,你爸爸可不能通过小风的关系去占小张的便宜。爸爸可是怕被别人戳脊梁骨呢!’

    蓝大市长对女儿说的这个道理,通一点人情世故的人都知道。所以罗备对包括自己亲家舅舅在内的几人讲出价钱来可是丝毫不会觉着有什么不对。毕竟包括雷哥在内的几位兵哥哥虽然和张劲一见如故,但是现在显然没有达到如自己一样,‘我的就是你的’的那种程度。

    “行,五千就五千!张老弟给我准备着,过几天我们哥儿就开车再来拉一些回去!”没想到,罗备话音刚落,虎头就一口应下。

    因为这几位兵哥哥都是一身便装,以至于张劲对于他们的身家估计失误。他不知道这位虎头哥和其他几位虽然是一兵,但是军衔可是相当的惊艳。

    混到他们如今这个高度,钱对他们来说同样不是什么问题。而已经转业从商的雷哥,现在也算是颇有身家,对于平均三百多块钱一斤的酒,消费起来也丝毫不觉着困难。

    说句心里话,比这‘名将’差出几条街的那些名酒啥的,一斤少说还要上千块呢!五千块这么大一坛子,这些兵哥哥还真觉着占到大便宜了!

    两边都是直爽人,两句话定下了其后的供应口头协议后,一众人再次举起酒碗厮杀起来。

    其实,就算是这些兵哥哥似乎对这个价钱并无负担,但是凭着投契的性格,张劲倒是很想给这些兵哥哥个优惠价。但是想了想后,张劲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张劲明白什么叫‘不患寡而患不均’。虽然现在省府的那些老头子认为自己以这个价钱买到这么好的酒占了大便宜,但是如果他们知道有人买酒时的价钱比他们低,他们还是会觉着不舒服的。这关系到面子问题。(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九项全能162_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