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九项全能 > 193 破碎虚空
    一秒记住【Www.biquwo.com】,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雕完了,是一个很漂亮的玉球,就在我家柜子里放着呢!

    虽然我老张这辈子就是个搞电通的,画起图来都是横平竖直的,对那些什么虚无缥渺的艺术一窍不通。但是我儿子刻的玉球,我看着就是好!

    那云、那马,搭配的,一看就觉着有股子仙气儿!我觉着比我去过咱们京市那些博物院里摆的物件,还要强多了!”

    虽然是老子夸自己儿子的作品,但是张劲老爸毫不谦虚,不遗余力的把那个玉球夸了个天上难寻,地上难找!丝毫不吝溢美之词。

    也亏得张劲老爸是个工程师,而不是文学家。不然的话,他还真有可能情绪激荡之下,整出一篇辞藻华美的‘玉球赋’来。

    搞艺术出身的许老爷子对于张劲老爸的艺术鉴赏能力自然深深怀疑。就像张劲老爸说的那样,这些工程师讲究的是横平竖直,角度精确,艺术美感和他们可是不沾边的事情。

    而且张劲老爸会觉着自己儿子作品无与伦比,谁知道是不是爱屋及乌呢?不是有一句话这么说么?

    ‘媳妇全是别人的好’孩子都是自己的好。。

    虽然对于张劲老爸所说的,心里至少有8皖的不相信,但许老爷子对张劲的作品还是很有兴趣的。

    这几天,这位老爷子可是时常会想到那天早晨坐在园椅上的张劲,那入神雕琢的模样。

    那种近乎于道的和谐,会造就出怎样的作品呢?

    别人对那种入神的状态不了解,但是这许老头可是直到那种状态的难能可贵。

    因为许老爷子已经为此惦记了几天,若不是怕打扰了张劲的‘创作灵感”这老头恐怕早就找上门去了。

    所以,现如今听到张劲老爸所说,那件作品已经完成,许老爷子立刻有些迫不及待。

    “哦,已经雕好了!走去你家看看去!”

    说着,许老爷子就火急火燎的站起身来,想要拉刚坐下码好牌的老爸起身。

    虽然张劲老爸刚刚坐下,连一把牌还没达成呢就要离开,心里有些不情愿。但是耐不住许老爷子态度坚决的使劲搅合,再加上张劲老爸心里其实也乐于炫耀自己儿子的成果。

    所以最终嘟哝了几句后老爸也就半推半就的站起身来,领着许老爷子向自已家走去。

    老人活动中心永远不缺人,下棋、打牌、看棋、看牌的。所以张劲老爸和许老爷子刚刚起身离桌,立刻就有两个早就等在一旁的老头、老太补上了空缺的位子。继续码、摸、摔、碰、办……

    进屋后,张劲老爸带着许老爷子径直穿过门厅,进入客厅里。

    “你看那个玉球就是了。”拉着许老爷子来到客厅电视柜一侧的饰物柜前站好后,张劲老爸指着饰物柜的玻璃面板说。

    给许老爷子指明了玉球位置后,张劲老爸觉着有些尿急。匆匆的招呼了一声‘你先看着”就连忙钻进了洗手间。

    当一分多钟后,张劲老爸一身轻松的从洗手间里出来时,见到这位许已经戴上了老花镜的老爷子还跟个蜡像似的,一动不动的站在柜子前。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玻璃面板后架子上的玉球发呆。

    脸上的表情古怪中带着一股逸气,一种享受,一种迷醉。就像是毒瘾犯了的时候,痛快的打了一针。又像是失明许久,突然复明时,就登高望远,看到鸟瞰天下的美景一般。

    这老爷子僵木的样子,意动神驰的表情落在张劲老爸的眼里,顿时让张劲老爸吓了一跳,还以为这位许老哥犯了什么瘾症呢。

    连忙走过去,拍着许老爷子的肩膀招呼着:“老许,老许,怎么了?没事吧?”

    对着发呆发茶的许老爷子,千呼万唤了好一会儿,甚至张劲老爸都打算去拨120了许老爷子才终于灵魂回窍。

    许老爷子刚刚回过神来,就立刻满眼迫切的对张劲老爸说:“老张,能拿出来让我看看么?”

    这老爷子说话时的姿态极低,口气中带着恳求,仿佛怕张劲老爸拒绝似的。

    从来没有见过许老爷子这样姿态的张劲老爸愣了一下后,懵懵的说:“哦,好。当然行!”

    张劲老爸话说完,就一把拉开并未上锁的玻璃门,随手一抓,把那个大约有八九岁孩子拳头大小的玉球拿了出来,向许老爷子递去。

    见到张劲老爸满不在乎的样子,许老爷手急了,“哎呦,你轻点。小心点啊!”

    看许老爷子小心翼翼的双手接过,手劲那重了怕碎,手劲轻了怕摔,如履薄冰的样子,张劲老爸忍不住脸上带笑。

    “没那么金贵,鉴玉的师傅说了,这块石头最多也就买个十几块钱。摔了也就摔了!”

    玉球在手的许老爷子也没工夫搭理张劲老爸了,小心翼翼的将玉球摆在左手掌心处,一边用右手以极慢的速度转动着,一边自己打量着每一处细节,一边嘴里赞叹声不断。

    雕琢这个玉球的原杵,是一块价值仅有十几块钱的地摊玉石。这块玉石不但不通透,而且玉石的颜色也极不均衡,玉石内外几乎莓一处,都被密密麻麻、或疏或密的如棉絮般的白色丝雾所占满。

    在一般懂得赏玉的人的眼中,也许这就是一块废石,毫无用处。

    但是张劲却凭着匪夷所思的构思,不可思议的雕工,把这密密麻麻的丝絮般的线条利用起来,雕出了一件堪称巧夺天工的玉球!

    这是一个无底座,全球面,通体浑圆的玉球!

    最外围层层密布的丝状白絮,被张劲用浮雕的手法,或切断,或刻画层次,变成动感十足,就如被清风吹拂着的缭绕浓密的云雾一般,惟妙惟肖。

    在外围团团朵朵云雾空隙处,张劲深挖下去,用镂刻、挑刻的方法在玉球的内部,再次雕出层次有致的或清或浓的云雾,以及一位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策马骑士。

    一匹仅在云雾遮挡之中露出一只马头、半个马身的扬蹄奔马;一个洒然端坐马背,身形模糊的骑士。

    虽然马与骑士都因为云雾遮挡,而仅只半露。甚至人脸、马脸都被云雾遮挡,模糊不清。但是奔马舒展、写意的姿态,骑士的出尘、飘渺的气质,却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骑士策马云中奔驰,这是天马行空啊!

    不朽的作品从不以其形的华美而闻名,他们的神韵才是他们能够流传千古的依托。

    只有做出有神韵的作品,才能被称为大师。而只能缔造有形、无神作品的人,只能称之为‘画匠’、‘石匠’!

    而这件玉球,她的神韵就显然的近乎刺眼。

    她的神韵正如张劲老爸说的那样有股子仙气儿!

    见到这马、这骑士的人,第一感觉就是‘只有仙人’才有这种气质!

    许老爷子捧着玉球在手里,一圈一圈的转着。专心的眼神透过厚厚的老花镜,一道纹理一道纹理的看着。

    直至许老爷子第十遍还是第十一遍把眼睛盯向玉球中那位骑士的时候,终于发现了一些异样。在许老爷子发现,就算自己把眼镜贴到玉球上也看不真切的时候,许老爷子急了。

    窗边自然光、户内灯光下,的折腾了好一会儿,发现自己关注的那一片仍然模糊。

    许老爷子不得不来到已经看起电视来的张劲老爸身边,把玉球在张劲老爸面前的茶几上小心放好。

    “老张,玉球我先放到这里!我回家去拿放大镜,很快回来。”

    话刚说完,许老爷子就展现了从未在老哥儿几个面前暴露出来的更赛‘博尔特’的速度,跑了出去。

    还没等张劲老爸反应过来呢,许老爷子已经再次出现在张劲老爸的面前。

    “我说老许,你腿脚可以啊!就你这速度,别说是博尔特了,就算是曹操都没有你快啊!”

    张劲老爸的心里充满了敬仰,简直就是高山仰止。

    回到家里戴上了一副白手套,手里攥着放大镜的许老爷子对于张劲老爸的调侃充耳不闻,快步走到茶几边后,再次小心的捧起了玉球。

    用放大镜对准玉球内,奔马后线条细碎的流云处,又就着光线调整了几次位置,才停下来。

    从放大镜中能够看到,流云丝丝缕缕很自然、很和谐的拼成几个虽不醒目,但仔细看去,却也依稀可辩的隶书。

    仅凭这流并藏字的处理手法,就已经堪称构思绝顶巧妙了。

    仔细分辨了好一会儿,确认无误后,许老爷子才一字一顿的念道:.“破碎虚空”小楼主人,张劲!”

    许老爷子的话,让张劲老爸终于想起了自己觉着古怪,已经彻底遗忘的名字,连忙附和着说:“对,对,我家小劲说过,这玉球就叫这个名!”

    说着话,张劲老爸也凑了过来,朝放大镜里看了进去,“呦,原来这还有字哪!我看看啊,‘破碎虚空”小楼主人……”。

    “破碎虚空,是这玉球的名字,‘张劲’是我家小子的名字,这‘小楼主人’是什么?”

    “是号!应该是你家小劲的号。姓张,名劲,号‘小楼主人’!”

    就算是歪歪嘴,呓语似给张劲老爸解释的时候。许老爷子仍然是满眼的赞叹,盯着手中玉球,眼睛连瞬都不瞬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