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九项全能 > 194 价值不菲
    一秒记住【Www.biquwo.com】,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又过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张劲老爸已经又坐回到电视前面看了好一会儿了,恨不得把手中玉球塞进眼眶子里许老爷子,才再次突然开口,而且说出来的话更是吓了张劲老爸一跳。

    “二十万,老张。这个破碎虚空二十万卖给我怎么样?”

    许老头突然蹦出来的一句话让张劲老爸有点懵,还以为自己耳朵有毛病,误听了什么呢,犹自不信的追问了一句。

    “老许,你说啥?你再说一遍?”

    “二十万!”老许继续头也不抬的盯着玉球,有些咬牙切齿的说:“我想用二十万买这个玉球!”

    “我说老许,你没发烧吧!”

    张劲老爸诧异的站起身来,想要去摸许老爷子的额头。

    许老爷子一把拨开张劲老爸伸过来,想要‘猥亵’自己额头的手,没好气的说:“你才发烧了呢?你就说卖不卖吧!”说着还瞟了有些丈二和尚的老爸一个大大的白眼。

    被张劲老爸这么一闹,许老爷子原本有些魔障的神情倒是轻松了许多。

    “二十万?我说老许,这个玉球,可就是值十几块钱的一块石头,我儿子玩儿似的花两个半天弄出来的。我可不能坑你!不卖!”

    张劲老爸摇了摇头,一口回绝。

    “三十万!三十万怎么样?要不五……”。

    看到许老爷子急了,还想争辩。张劲老爸连忙再次竖起手掌摇了摇,止住了许老爷子的话头后,才继续和缓而又郑重的说:

    “老许,你误会了,我没有抬价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个玉球不值这个价钱。还有,就是这是我儿子雕出来后,我和他妈看着好看,硬从他手里要来的。

    所以,除非我穷的吃不上饭,治不起病,才有可能考虑把它给卖了。不然的话,等过几年,我和他妈都没了,这个玉球还是属于我儿子的。

    就算你给的钱再多,我也不会卖的。所以,你也别再抬价了。

    要不然,看着这玉球在手里,想着这玩意儿能值不少的钱,却不能卖,你这不是给我往心里添堵么?”

    张劲老爸的最后一句话虽然有些玩笑的口气,但是拒绝的意思却很明显,也很坚决。。

    毕竟,虽然三十万五十万的不少,但老爸也不是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就算是不用儿女孝敬,老两口这辈子的积蓄买了这房子之后,也还有五六十万呢!

    而且张劲老爸的性子属于小富即安,钱够用了就好的那种人,根本就没有用这玉球捞一笔意外之财的打算。

    张劲老爸现在虽然在京市这个大都会里,只算是一个中产而已,但是这位每天笑得跟弥勒佛似的老爷子却特知足,觉着这生活滋润的没边儿了。每天有酒有肉。

    冬天有牌友一起打个小麻将;春天有一帮老头能凑到一起打打门球:夏秋也有一帮老家伙能搭着伴儿一起去河溪、堰塘,钓钓鱼啥的;

    儿子、女儿工作、收入都不错,不用自己担心;

    自己和老伴的退休工资,不但够老夫妻俩日子过得毫不拮据,还能节省一部分存起来;

    而且自己和老伴的积蓄得个病、招个灾啥的也足能应付过去;

    老爷子想得很通透,如果几十万还治不好的病,还不如蹬蹬腿儿走了算。免得连累儿女、老伴儿!

    如果说张劲在得到《武林三国》系统之前,有些财迷,有些钻钱眼儿里似的,拼命的黑手捞钱,与老爸的性格截然不同。那是因为他要为以后几十年温饱打基础的缘故。

    那么张劲得到《武林三国》系统之后,至少确定了以后不会受穷挨饿了。很安于海窝子村‘鸡犬相闻’、‘田间地头’的生活,就是遗传于老爸‘小富即安’的性格,在作祟了。

    在很多以比尔盖茨为目标,以奥巴马为终点,以‘全人类进步为己任’的‘志向高远’的人眼里,张劲这对父子简直就是为社会进步拖后腿的落后分子:

    在许多拼命搂钱、拼命往上爬的人的眼中,张劲这对父子都属于没有出息的类型,都属于年青一代、创业一代的反面教材。

    太没有上进心了。

    所以。

    张劲老爸被老许吓了一跳的原因不是二三十万的价钱。而是儿子花了俩半天的功夫,就把十几块钱的地摊玉变成价值数十万的宝贝,这个‘化腐朽为神奇’的赚钱能力。

    张劲老爸被老许吓了一跳是因为,儿子居然仅仅因为老爸嘴里‘挺好看的’留下来给我,这么一句轻描淡写,就毫不犹豫的把几十万的宝贝送到自己手里,却不肯‘夸耀’两句的孝心。

    如果这玉球真值钱的话,张劲老爸相信,自己儿子这个缔造者肯定对其价值知之甚详。

    另外还有,就是直到现在,张劲的老爸还是不肯相信,这么一个玉球能值这么多钱。毕竟,他不是搞艺术的、也不是搞收藏的、也不是搞古玩搞鉴赏的,一辈子跟强电、弱点、变压器、电容……这些毫不感性的东西打交道的工程师,对艺术、对市场,根本就是一窍不通。

    “我说老许,你真的认为这玩意儿值这么多钱?这块玉石虽然我是八千块买的,但是后来我可是找专家专门看了,几个鉴玉的人都说我是被骗了。他们说,这也就是能值十几块的地摊货而已!”

    张劲老爸一边把玩着玉球,一边好奇的问。

    当然,因为听许老爷子说这玉球价值不菲,张劲老爸这次可是比之前要小心的多。

    至少已经从单手抓着,变成了双手捧着。

    许老爷子眼神迷离的看着张劲老爸手中的玉球,撇着嘴解释着。

    “这是艺术,艺术你懂么?这些作品,材质固然重要。但是如果有一双巧手,有一颗七窍玲珑心,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话,材质好坏对作品价值的影响就会变的微乎其微。”

    虽然张劲老爸是个毫无艺术品位,毫无艺来眼光的‘粗人’,但是看在他是作品缔造者张劲老子的份儿上,许老爷子难得的解释的很有耐心。

    “就像是台北故宫的那个‘蝈蝈翡翠白菜’,你知道吧!虽然它本身就是一块美玉雕就,但其实它玉料本身的价值远不及大块的帝王绿翡翠、鸡油黄翡翠,或是和田羊脂白玉。

    可是就因为这琢玉大师的巧妙构思,让这块尚且算不上极品的玉杵,成为比极品玉料雕琢物件,价值更大的一件世之珍品!

    堪称国之重器,无价之宝!

    再说了,国外鼎鼎大名的‘大卫’、‘思考者’、‘掷铁饼者’、‘断臂的维纳斯’、‘撒尿小孩’、‘美人鱼’,一件件的国宝级雕塑,还都是石头蛋子呢!照你这么说,这些东西要不是古董的话,难道还一文不值?”

    说完,许老爷子小心翼翼的从张劲老爸的手中接过这名为‘破碎虚空’的玉球,一边用手在手掌心轻轻的转着,一边满眼迷醉的看着,一边梦呓似的絮絮的继续念叨。

    “其实,真要说这个‘破碎虚空’到底值多少钱,我还真就不清楚。我不是收藏家,不是鉴赏家,也不是雕塑家,只是年画油画的画匠而已。所以我只能以我的审美来对他评价,我只能按照我的价值观说,‘这个‘破碎虚空’绝对伦值不菲。。

    至少他对我来说,值三十万、五十万!”

    看着自己这个老酒友、老邻居,这么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张劲老爸很慨然的说:

    “老许,这玉球我是不能送你了。原因我也说过,不过我倒是可以借你玩儿几天,你……”。

    不等张劲老爸把话说完,许老爷子连忙摆手。

    “这种又贵重又容易损坏的东西,你还是别随便往外借。随便磕着、碰着了,心疼都来不及。再说了,如果真弄坏了的话,责任在谁?很难说清的。

    虽然我不是搞收藏的,但是我也听说过这行当里有‘瓷不过手’的说法。就是怕这些金贵的东西损坏了,最后却分不清责任在谁!

    所以你这‘破碎虚空’我可不敢借。我要是想看了,我就到你这里来看就是了。

    你让我拍几张照片带回去,留个纪念就行。而且,我也可以拿照片,去找几个懂行的朋友看看。”

    看着许老爷子把玉球摆在光绒良好的阳台上,端着响起绕着圈‘咔嚓’‘咔嚓’的拍了足有上百张照片后,恋恋不舍的离开。

    张劲老爸也没有心情再去小区里那个老年活动中心码长城了,就坐在沙发上直勾勾的盯着摆在茶几上的玉球发呆。

    他不是在财迷,而是在所闷!

    “这么一个东西,真的能值这些个钱?”

    又半个小时,当出去参加大合唱练习的张劲妈妈回来,听到自己老伴疑似胡言的讲述后,张劲老妈也陪着自己老伴一起,坐在沙发上,盯着那个‘很有仙气儿’的玉球发起呆来!

    虽然这个玉球,张劲老爸和张劲老妈也很喜欢把玩,甚至有些爱不释手。但从始至终,他们都不觉着这个玉球有什么金贵之处。

    知道从许老爷子嘴里到处其价值不菲之前。这对老夫妻依然认为,这不过是个仅仅值个十几块钱的‘玩意儿’而已。

    没成想,突然间,这么一个‘十几块钱的玩意儿’突然变成了价值不菲的‘艺术品’,甚至是宝物。也难怪这夫妻二人会忍不住发昏十三章的如堕梦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