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九项全能 > 347 臭臭的‘同甘共苦’
(www.8jzw.Com)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简单来说,就是叶红知道恐怖片中的妖魔鬼怪、僵尸、丧尸、恶灵、死灵神马之类的东西,都是假的。【八戒中文网高品质更新www.8jzw.com】就算他们在故事中再牛掰、再横行无忌、再无物可制、在诡谲残忍,现实中他们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被关在屏幕里,奈何自己不得。

    而此时夜宿的荒郊野林里的野牲口们和那些杜撰、虚构的家伙们可不同,这些可是地地道道、切切实实的食肉动物,可不是动物园中关在笼子里的颓猫、馁狗,那可是真正茹毛饮血的家伙们。

    如果叶红自己去解手,没有人给自己‘站岗放哨’的话,她还真就肝儿颤的很。深怕被哪个打猎经过的野牲口叼了去。

    她们家的劲劲‘吃’她,叶红可以甘之如饴,享受万分。但是,她可不希望自己这一身令劲劲爱不释手的嫩肉落入狼吻虎胃。有家人溺爱,有劲劲宠爱,有婆婆公公的喜爱,有蒸蒸日上的事业,叶红活的正有滋有味呢,可没活够!

    …………

    自己的女人‘有急’,身为她男人的张劲自然义不容辞。很利落的和叶红一起起身,穿戴整齐后,蹑手蹑脚的掀开了撮罗子的皮帘门,钻了出去。

    在两间紧挨并排的撮罗子前的空地上,一簇足有半人多高的旺盛篝火跳跃燃烧着。在篝火前,身穿厚厚的翻毛狍皮袄、头戴狍皮帽子的莫日根大哥,正盘腿坐在一方老狼皮垫被上,怀中抱着一把与张劲背在身后那把一模一样的‘八一杠’步枪,一手抚着趴坐在他身边的一条白色猎犬的脊背,一手拎着一个巴掌大的酒囊,惬意的慢吸浅啜着。

    老林子里的野牲口,许多都是夜行觅食的家伙。所以,夜宿林区,没有守夜的是不行的。而作为五人向导的鄂伦春‘导游’之所以会是三个,也是这个原因。因为他们守夜都是分三班,今天晚上守夜的第一班,就是莫日根大哥。

    至于莫日根大哥手中为啥是名为‘八一杠’的制式步枪,而不是猎人常用的老套筒猎枪,张劲也曾经私底下向北宫朔月询问过。

    却是因为这一支鄂伦春村落,不止是华夏硕果仅存的几只仍然逐野而居的鄂伦春部族之一,也是具有牌照、编制的‘兴安岭’护山队。就相当于‘可可西里’的‘野牦牛队’一样。【百度搜索八戒中文网Www.8jzw.Com会员登入无弹窗广告】正规的国家辖下的武装之一!

    话说,以鄂伦春人在兴安岭群山中的本事,谁能比他们更胜任‘护林队’的职责呢?

    这也是为啥北宫朔月在这个村落如此受欢迎的原因之一!毕竟,这些鄂伦春人之所以没有被强制‘定居’,依然依着他们的希望,过着祖先一直以来的传统生活方式。这与北宫家的照拂,关系关切。

    当看到钻出撮罗子的张劲二人,莫日根小声的询问一下后,就忙不迭的反复叮嘱:

    “就到旁边的背风地方解决就是了,千万别走远。这点上一堆火,虽然让这林子里的野牲口不敢过来,但是却也绝对吸引了不少的牲口围在这不远的地方不肯走,看看有没有啥便宜可占。这些畜生精着呢!……背上枪、打开保险,小心警醒一点。有情况就开枪……”

    一再点头答应后,张劲这才拉着叶红来到了距离两间撮罗子差不多有十来米远的一处背风、背光的大树后,就此选定了‘临时厕所’的位置。

    叶红先是四顾了一下,小心的确定了自己所在位置不会走光,背后的大树确实遮挡住了来自两间撮罗子、以及篝火旁的视线,不会落入旁人眼界之后。叶红这才终于在一番悉悉索索之后,褪下了下裳,露出撅起了她白皙的足能与地上雪光争辉的翘挺屁屁。

    同时,随着裤子下褪,叶红也止不住的哆嗦起来!

    近零下三十度的温度,实在是太冷了!光着屁股露在外面,那可真是冻的很。

    对于这种冷,张劲可是感受颇深。

    张劲小时候就是在黑省长大,那时候张劲家住矿区的平房,没有私人卫生间。前后几趟房,几十上百户人家共用一间砖棚构架的公共厕所。冬天,无论外面的天气有多冷,大小解都是那里解决。零下三四十度的时候,也不例外。

    往往蹲下去刚刚三两分钟,屁股就已经冰冰的被冻麻了,毫无知觉。

    所以,见到从未‘享受’过这种露天茅厕的叶红,瑟缩纠结的样子,张劲忍不住有些发噱。眉目轩然一动后,表情猥琐的凑了过去。

    就当叶红褪了下裳,一边努力的抵御屁屁的寒意,一边增加着腹压,打算着速战速决的时候,却见劲劲这家伙鬼祟的凑了过来,一番悉悉索索后,就在自己身边蹲了下来。叶红忍不住皱起了鼻子,娇责的说:

    “你凑过来干嘛?赶紧离我远点,别打扰我办正事!”

    虽然叶红和张劲,所有男女之间能发生的事情都发生过,再羞人的事情,都在激情时做过。但是,五谷轮回时,被张劲靠过来还是让叶红有些不自然。口气中,难免有了一点羞意。

    没成想,叶红的娇责换来了张劲很是大义凛然的回应:

    “你个小没良心的,这不是你男人我看你冻得难受,陪你同甘共苦来了么?你男人我陪你挨冻,你还这种态度,太伤心了!你男人我为你的不解风情而伤心,你男人我的屁屁也为白糟了一回冻而伤心!”

    张劲冤娘子似的口气,让叶红忍不住‘扑哧’的一声,就是破口一笑。

    张劲嘴里的这个‘同甘共苦’叶红可不是第一次听到了。这可是张劲整蛊搞怪时,出现频率相当高的一个词汇。

    比如说,自己初夜的那一次。

    在张劲当时的出租屋中,她的劲劲当时就以‘浴室的热水器有问题,出来的水温不稳定,容易凉到或烫到’为借口,以‘同甘共苦’的名义,死皮赖脸、软硬兼施的和叶红洗了她有生以来第一次鸳鸯浴。

    然后,就在漫长的沐浴完毕之后,张劲这个心怀叵测的家伙,就直接把被他洗的晕忽忽的叶红抱出了浴室,并趁着叶红还不清醒的当儿,直接在那间出租屋中半推半就的把叶红从少女变成妇女。

    比如说,叶红每个月那几天因为某些原因而肚子痛的时候,张劲总会手上很猥琐、很流氓的指着自己脐下三寸的位置,嘴里很正气、很‘体贴’的安慰说:

    “来,老婆,掐老公的这里,老公陪你一起疼,这叫‘同甘共苦’!”

    ……

    想到张劲以往,用‘同甘共苦’为名时的搞怪,叶红也暂时忘了不自在,忘了快要冻僵屁屁的寒凉,没好气的说:

    “恶心!还同甘共苦呢?你不嫌臭,我还嫌臭呢!”

    “你闻我的,我闻你的这才叫同甘共苦呢!话说,虽然咱老夫老妻的‘经历’颇多,但是还真就没在一起出过大翔呢!今天咱先试试感觉如何,要是好的话,回去我就在家里的卫生间里多加一套装备……”

    说到这里,张劲还很歪理凿凿的辩到:

    “你看那些恩爱的驯鹿,‘食同槽,寝同寝’,就算便便都在一起。咱为啥就不行?”

    一直以来,张劲和叶红相处时,就是没脸没皮的典范。这一次,张劲说起这个有点恶心、有点臭的话题时,也一如既往的是那副没羞没臊的架势。

    就像最开始,张劲给叶红买来的那些很节省布料、很高光透薄的小裤裤、小背心;就像最初,张劲给叶红买来的那些很不适合穿到外面去的军装、警服、护士装、女仆裙……

    无论是私家的‘内装’还是卧室剧场的‘戏服’,每个第一次,都会让叶红羞得不行,娇嗔大呼‘变态’的想要抗拒一番。但是每一次也都拗不过张劲的一再敦促和要求,最终都羞意深深的从了。

    谁让叶红对张劲的办法就是不多呢?说起来,叶红真的很宠张劲呢!

    所以,见到如今的张劲又有这种想让两人‘臭到一起’的馊主意,叶红也无语了,随他去吧!反正自己也拗不过他,爱咋地咋地。

    ……

    裤子半褪蹲踞并列的两人,一番胡扯后,突然都静了下来。欣赏起兴安岭的夜色来。

    其实,冬夜里的兴安岭也很美,尤其是晴朗的今天。

    天空中,虽然弦月黯淡的毫不起眼,几乎没有什么月华明光可言。但是,密密麻麻的各色繁星,如洒落一地的各色宝石般,点缀在如暗蓝丝绒般的广阔天穹。没有一丝云彩遮挡。

    而且,不知是因为空气太过通透还是其它的什么原因,这星空给人的感觉却是出奇的近。就好像,只要跳起来伸出手去就能摘下来一样;

    地上,一望无际的雪原,反射清凉和狡黠的星光,并不刺眼,淡淡的很是柔和。就像是清亮、平静的水面一般;

    远处,呼啸如鬼哭神嚎的冬夜罡风,澎湃如大海怒浪般的松涛,让张劲和叶红此时所在的背风处,愈发的显着静逸。

    张劲和叶红这两个从小就生活在不夜城市的人,第一次欣赏到也荒野的魅力,第一次享受到这仿佛孤独、蛮荒的野趣。一时间都有些入巷、有些沉迷。

    &^^%#九项全能347_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