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九项全能 > 397 一鲜压百香
(www.8jzw.Com)    如果陶老爷子这个御膳房最高领导人,不在京市、不在现场的话,这位行政总厨就是御膳房在京市的老大,是土皇帝。【八戒中文网高品质更新www.8jzw.com】自然有便宜行事的权利。

    但是,既然陶老爷子在京市,而且就在这家御膳坊中,那么有些事情在处理前后,他就不能不‘预先’通知一下了。

    毕竟,这已经群情涌涌的大场面,可不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他行政总厨即使是深受陶董事长信任的徒弟,也不能乾纲独断。

    抛开领导,独自决断,这在华夏这种人情大过天,脸面大过地的国度中,可是职场大忌!官场大忌!

    由是,因为事情早在通知陶老爷子之前,就已经开始处理,所以这位陶老爷子的爱徒在师傅的催促下刚刚领命离开不久,就已经完全处理好这次乱子,拎着一只保温汤壶跑了回来。

    当陶老爷子把保温汤壶拧开,当汤壶蒸腾出的热气袅袅的弥散开,当闻所未闻的鲜味闯进大家的鼻翼的时候,陶老爷子周边就仿佛被施了‘冰封千里’或是‘时间停止’的魔法一般,顿时为之一肃。

    旁边几个灶口原本锅铲叮当的金铁之声顿时停了下来,旁边几只砧板上原本当当作响的刀板交击声也登时顿住。

    方圆三米之内,在短时间的凝滞之后,只剩下了‘嘶~嘶~,呼~呼~’的深呼吸声。

    在蒸汽的辐射范围中,原本交杂着占满整个空间的各种菜肴香气和油烟子味儿,如夏雪骤逢烈日一般,顷刻间尽皆被消融、驱赶、排斥一尽!

    于是,在这壶汤的‘势力范围’内,只有那难以言表的鲜味儿!

    霸道!!!

    一鲜压百香!!!

    鲜味儿入鼻后,陶老爷子根本忘记了,自己之前在徒弟说出人称此汤‘天下第一鲜’的时候,那酸溜溜的口气。忘了那想要挑刺找茬的念头,忘记了自己对小张白汤‘天下第一’赞誉的怀疑。

    此时的陶老爷子脑海中占据了所有思维空间的只有这一个字——‘鲜’!

    陶醉的凑到壶边深吸两口气后,陶老爷子甚至连找调羹的那点儿功夫都不愿意耽搁,迫不及待的就着壶边仰首喝了一大口。

    顿时。和之前鼻窦享受的鲜味同样纯粹,但却更加浓烈百倍的鲜味在陶老爷子舌头的每一颗味蕾上炸开。随着热汤顺喉而下,本只能感受温度不能感受味道的咽喉、食道、胃,就仿佛突然进化出了味觉一样。和嘴、和鼻子一起享受的品味起这从未享受过的真正鲜美。

    既然陶老爷子是这次盛会的发起者之一,是这次盛会的地主。在灶口安排上,自然也遂着陶老爷子的心思。

    所以,与陶老爷子临灶掌勺烹饪的几位大厨。都是与陶老爷子名气相撷、关系匪浅的老友。

    这些鼻子尖、味觉灵敏的大厨们,之前就已经被陶老爷子开壶后的鲜气,引得停下的灶火上的活计,与停下手中刀光的帮厨们一起享受这‘闻所未闻’的鲜味。

    当他们见到陶老爷子在尝过一口鲜汤后,就没有了后续动作,木然的站在那里瞑目不语,玩儿起了深沉,装起了铜胎泥塑。顿时。一个个的也耐不住了。

    都是老朋友、老弟兄了,这些大厨们自然不会跟陶老爷子客气,自然不会站旁边瞅着干着急。

    先是占据陶老爷子左手边灶口的这位老头儿。趁着陶老爷子魂游物外的当儿,在其他老头儿反应过来之前,手快的一把抢下陶老爷子手中的汤壶,猴急的也顾不得壶中白汤是否烫嘴,一仰脖子就喝了大大的一口。

    接着,这位与陶老爷子齐名的名厨,就中邪似的陪着陶老爷子,哥俩儿一起闭目陶醉,当起了泥塑。

    然后,就是又一个老头出手夺走汤壶……

    随着汤壶不断的转手。壶中的汤水也如退潮时的海平面,越来越低,直至在几个尚未尝到鲜的帮厨眼巴巴的眼神下,变得涓滴不剩。

    这些老爷子,都是世界厨界的顶级高手,都是华夏美食界的泰山北斗。虽然他们并不是从事美食鉴赏、评判职业的美食家。但是他们的美食鉴赏能力,绝对不比世界上任何一位知名美食家稍差。

    也正是因为他们精通烹制,比常人更加懂得欣赏美食,所以这壶白汤给他们的震撼也比寻常吃客更大;给他们留下的回味,也比寻常食客得到的更加久远。

    又是好一会儿过后,陶老爷子才在意犹未尽的咂摸着嘴,睁开眼睛,口气深长的叹息道:

    “‘天下第一鲜’?

    果然是‘天下第一鲜’!

    不愧是‘天下第一鲜’!”

    随着陶老爷子一声悠长的喟叹,这一众抢到了汤喝的大厨们,也一个个咂摸着嘴‘清醒’过来。在各自可惜的看了一眼已经空空如也的汤壶后,围着陶老爷子身边七嘴八舌的呱噪起来。

    “老陶,这汤是怎么回事儿?你做的?”

    ……

    “你说的‘天下第一鲜’就是说的这汤吧?……啧啧……当得起,确实当得起!”

    ……

    “老陶,秘方咱老吕就不挖了,这宝贝你肯定要留着给自己垫棺材的。但是,做这汤都用啥原料了,能不能稍微透露一点?”

    ……

    看着攥在一位老友手中,已经空空如也的保温汤壶。看着原本各自守着自己的灶口忙活,如今却全围到自己身边的全屋七八位名厨、大家。听着满耳充斥着的,七嘴八舌、南腔北调的各种问题,被吵的有点耳朵蜂鸣的陶老爷子连忙举起双手,向下压了一压。

    待这帮子老家伙随着自己手势安静下来,屏息静听的时候,陶老爷子这才开口说:

    “我老陶不敢妄自菲薄,但是却也自家人知道自己的本事。不怕老哥儿几个笑话,凭咱老陶的这点儿能水,根本就做不出这种汤来。恐怕除了这小子,全世界所有的大厨名家都做不出这么鲜,这么纯粹的汤!

    要说这汤是哪儿来的?谁做的?……”

    说到这儿,陶老爷子顿了顿,表情有些古怪的说:

    “各位,前些天那次咱们分灶口的筹备会,大家应该都在场吧?还记得那个用一道‘酸椒鱼’赢了‘京帮菜派’老邓一个灶口的年轻人么?他叫张劲,这被吃客们誉为‘天下第一鲜’的白汤,就是他煮的。这汤,现在就正在我这御膳坊门口的小吃摊上卖着呢!满满一大缸,少说两千多斤!

    听好了,这‘天下第一鲜’可不是小张自称的,而是那些个吃客见到这汤没名字,自己给起的名字!”

    “嗡~”

    陶老爷子的解释,顿时让这些名家大厨们炸开了锅,一个个交头接耳。再加上十几二十位窃窃私语的帮厨,这间硕大的厨房中,顿时低语一片,就跟马蜂窝的动静似的。

    他们当然记得那天那个用一道地道的‘京帮菜’,挑落‘京帮菜派’扛把子师徒的年轻人。他们当然还记得那个年轻人是如何在大家全都不看好的前提下,毫无悬念的赢得赌局。

    甚至让某些想要打压年轻人,或是交好与老邓的大厨,就算是想要昧着良心偏帮、找茬,都无处置喙。更别说睁眼说瞎话的,逆判胜负了!

    毕竟这帮子人的修为修养,照比那些‘红口白牙说瞎话’的棒子、照比那些‘篡改历史’的倭鬼们,还差的太多、太多!

    他们当然还记的那个年轻人舞刀时,令人叹为观止的刀工;还记得,那年轻人烹饪出来的酸椒鱼,是如何的无可挑剔,如何的难以言表的美味。

    当时,大胜之后的张劲,让出灶口,转而加入路边小吃摊的阵营。虽然这些自矜的名家大厨们,对张劲的做法很难以理解,但是却只有包括陶老爷子在内的寥寥数人,或虚伪、或真诚的挽留过张劲。大部分人其实虽然表面一派遗憾,实则却是心中窃喜。

    这其中原由,主要就是因为仅从这一道‘酸椒鱼’就能看出,张劲的实力实在太强,这些为名为利而来的人,很怕张劲在这次大会中太过突出,让本想借此平台让名头更上层楼的自己,沦落成为陪衬,甚至笑柄!

    但是这些人没有想到,张劲即使是跳槽到街边小吃一方去,即使是从大厨‘堕落’成摊主,却依然还是弄出了这让他们这些所有大厨都羞于相媲的美味。

    一次两千斤,这种大锅煮的白汤,都能煮出这种令人叹为观止的鲜美味道。那如果是小锅的汤呢?岂不是还要更胜一筹、几筹?

    而且。

    他们预计,这出自张劲之手,十块钱一碗的街边白汤,恐怕也已经足以压下满街几十家酒楼,上百位海内外名家的上千道天价珍馐。

    这简直比被同为大厨身份的张劲压制住,还要令他们觉着羞臊的事情。毕竟,在这些大厨的眼中,所谓小吃都是上不得台面的。

    市井小人物钟爱的街巷小吃,相比于高官巨富、豪商巨贾们的天价珍馐,就如《下里巴人》之于《阳春白雪》!

    而偏偏张劲这家伙的成缸烹煮的《下里巴人》,居然盖过了这些名家大厨所倾心‘弹奏’出的《阳春白雪》!

    丢人啊!(未完待续)

    九项全能397_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