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提供小说鬼帝独宠,娘子好惑人103最新章节,更新比鬼帝独宠,娘子好惑人103快眼看书快的全文免费阅读,喜欢鬼帝独宠,娘子好惑人103txt下载朋友也可以下载到鬼帝独宠,娘子好惑人103快眼看书下载不到的鬼帝独宠,娘子好惑人103全文免费阅读,让你看的非常YY。
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收藏本书 繁體中文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103】皇后与轩辕安乐之死

鬼帝独宠,娘子好惑人103_鬼帝独宠,娘子好惑人全文免费阅读_【103】皇后与轩辕安乐之死来自八戒中文网(www.8jzw.Com)    “来人!”

    话落音,一人缓缓走上大殿,皇后的面色终究是变了。【八戒中文网 高品质更新 www.8jzw.com】“你……你是谁?”

    年仅十几的少年,沉步进殿,白色的袍子随着健稳的步伐摆动着,俊逸的脸上神情淡漠。

    轩辕恪也只觉得来人十分面善,但却想不起来他的身份。

    进殿来的少年自殿前跪下:“草民苏逸凡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缓缓抬头,朝着身边的两人看了一眼。

    苏忆凡?

    轩辕恪才反应过来,是右相新认的义子吧,听说与右相八年前的失去的儿子极其相似,难怪看上去面善。“起吧。”只是,心里却在疑惑,他算是什么证人?

    皇后更是冷笑一声。“轩辕寒钰,你莫不是想让他帮你作伪证?他看上去十五岁不到,怎么可能会知道当年的事?再者说了本宫根本就不认识他。”

    “当年的事,他确实不知,但他却可以证明,当年偷了皇叔的药的人,还有你。”

    “如何证明?”这是大家都关心的一个问题。

    苏羡染道:“皇上可还记得八年前,在宫宴上。”

    她的提醒,再加上眼前的少年,众人顿时联想到了一些。右相府的嫡长子是在参加宫宴的时候出事的。

    “……凡儿身中剧毒,不治身亡。”

    轩辕浩宇还是不能接受他母后是真凶的事实,问道:“苏姑娘想说什么?我记得,你弟弟出事的时候,我母后正带着我和乐儿在御花园清凉亭上赏花,她与此事没有任何关系,她也不可能是陷害丽妃娘娘的人。”

    “此事的确皇后无关,但却与宇文强有关。下毒害我弟弟的,并非别人,而是前不久因为谋反而被灭满门的左相。”

    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皇后的身子明显颤动了一下,苏羡染注意到了她的细微动作,接着说道:“当年左相用来毒害我弟弟的药,正是皇叔的独门毒药‘碧瞳’,而这药,他若不是从皇后那里得来,又从何解释?”

    “你血口喷人,本宫的哥哥已经不在了,你休想嫁祸给他。你说这药是本宫的,本宫又是从哪得到的?”转身面对着轩辕恪:“皇上,哥哥想谋反,是有不对之处,但请皇上念在他已经死了这么长时间的份上,为臣妾做主,不要让人毁了他的……”

    苏羡染冷哼:“是不是嫁祸,皇后心里有数,而且,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还是皇后指使他做这件事的。”

    “你……本宫岂会为难一个小孩子,本宫与你右相府也没有任何恩怨,为何要指使哥哥去做这样的事?”

    “因为你们当时想杀的,根本就不是凡儿,而是宁儿。只因凡儿和宁儿年纪相仿,那日正好又在御花园里出现,所以宇文强将他认错人了,给他服下了‘碧瞳’。”

    “哼,你弟弟和我哥哥都已经死了,而且没有证人,你想说是谁害了你弟弟都可以,只是你别以为皇上是这么容易被你们的三言两语所糊弄的。”皇后死不承认。

    “皇上,姐姐没有说谎,的确是左相给我下的毒,不过当时他以为我死了,就急匆匆走了,后来是姐姐救了我,半年前才治好了我……”苏逸凡大概地将当时的事说出来。

    轩辕浩宸又是震惊了一下:他就是苏逸凡,苏羡染的亲弟弟,而不是在路上被强盗抢劫的孤儿?那么当时,又是他们演的一场戏了?眼眸一暗,苏羡染、轩辕寒钰,你们究竟还有多少手段?

    “不可能的,碧瞳没有解药,你不是当年死去的那个孩子,你肯定是他们找来做伪证的,本宫不相信,皇上也不要信他们的话。”

    苏羡染接着说道:“皇后,你还是承认了,你早就知道‘碧瞳’难解,所以派人偷了皇叔的药,想害死十皇子,顺便嫁祸给贤妃。”

    “没有。”她几乎是脱口而出,只是脸色一片苍白,“本宫什么都不知道,贤妃已经承认了,是她派邹殷偷的药,你们还问本宫干什么?来人啊,将这些藐视皇上的人拉出去砍了。”

    “皇后还是不信,那你可知道,宇文丞相为何会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而且在他出事之前,他的天运赌坊已经被人赢走了两千万两。”故意摆出一幅骄傲的神色来。

    皇后猛然睁大了眼,这件事她自然听得哥哥说起过,“原来是你……是你为了报复他,才故意设局,让他提前行动计划,然后失败,被皇上怪罪,落得个满门皆灭的下场。”

    只是,在说完了这句话的时候,猛然惊觉,她居然中了苏羡染的圈套,将一切都承认了。

    苏羡染嘴角勾起,“没错。皇后,你早就知道宇文强的计划,却没有告诉皇上,你是想帮着他谋反?若不是宇文强毒害凡儿,让他在水晶棺中躺上了八年,我也不会报复他,让他家破人亡。不过现在你可愿意承认,他是受了你的指使。”

    “苏羡染!”皇后气得咬牙切齿,“本宫要杀了你。”

    “皇后!”轩辕恪震怒,原来是她!害了丽妃不够,还想嫁祸给贤妃,后来又害宁儿。那么宇文强想要谋反的事,她也早就该知道了。可是那天,她分明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还挡在他的身前,为他挡了宇文强一掌,这么说来,竟然全是做戏给他看了,害怕他将她一起治罪,又以苦肉计挽回他。

    好一个皇后,看上去无欲无求,想不到心机居然这么深。

    “从今日起,废除宇文薇儿皇后身份,贬为庶民……”

    “父皇——”轩辕浩宇立刻跪下,得知此事真相,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从小教他要看淡一切,好好学习圣贤之道的母后竟然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他的心已经碎了一半,只是不管怎么样,眼前的人还是他的母后啊,让他抛弃她不管,他还是做不到。

    “求父皇开恩。母后或许不是那样想的……”

    “父皇,你为什么要听信这个贱人的话,母后不是那样的人,母后一心为了父皇着想,怎么会帮着舅舅谋反呢?”轩辕安乐扑过去,抱着轩辕恪的大腿哭泣求情,只是她心里却有底,她所知道的关于十八年前的旧事,大都是听母后和宫里的嬷嬷密议的时候说出来的,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她早就明白。

    “你们谁再为她求情,朕一同责罚。”轩辕恪暴怒。

    然而,轩辕寒钰却是在此刻走出。

    “九皇兄,乐儿知错了,求你救救我母后,太后一定会听你的话,还有父皇,只要你开口,父皇不会不答应,求你了……”她像找到了救星一样,将之前所有的恩怨抛开,现在的她,只希望能够换母后的平安。

    纵使是平时养尊处优的公主,也该知道谋反的罪名有多大。

    轩辕寒钰没有理会她,直视着轩辕恪:“这样的惩罚,就够了?”杀人偿命,难道就因为她是皇后,害了他的母妃,还差点害了凡儿,就贬为庶民,岂不是太便宜她了。冷讥一声:“皇上可真是宅心仁厚。”

    太后也忿忿不平:“皇后,枉哀家这些年来,一直相信你,以为你清心寡欲,不会为了这些争风吃醋的事犯错,因此哀家才不愿追究后宫之事,想不到你居然兴风作浪,将哀家与皇上瞒在鼓里,还下毒害了我皇儿……”想到怡儿痴傻了十八年,都是因为她,她就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了,以消心头之恨。

    “母后,她好歹也是宇儿和乐儿的亲娘,也是朕的发妻……”轩辕恪似乎真的不舍。

    “太后,求你了,放过母后吧,乐儿知错了,再也不敢惹你们生气了。”轩辕安乐意识到这一次的危险,跪下求饶。

    “小九。”太后将决定权交给了轩辕寒钰。“你说吧。”

    “必须,以死赎罪。”轩辕寒钰坚定地说。

    母妃的仇,早就该报了,拖到了现在才找出真正的凶手,他已经有愧于她,如今又怎能甘心,让陷害母妃和皇叔的人还好好地活在世上。

    “皇上,臣妾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你啊。”皇后一脸悲伤。

    “钰儿,你母妃已经过世那么长时间了,是朕对不起她……皇后的处罚,已经够了。”

    “既然皇上不肯动手,那么只能由我亲自来了。”上前,朝着宇文薇儿走过去,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她还活在这个世上。

    “九皇弟,你当真不能原谅我母后吗?”轩辕浩宇拦在他的前面,俊逸如仙的脸上,没有之前的淡然,眼眸中闪过一丝慌乱,这还是他第一次乱成了这个样子。

    轩辕寒钰心里有些许不忍,自然不是为了皇后,而是为了他的皇兄,从小,轩辕浩宇对待他们每一个人,不管是戴着面具的他,还是对他的太子之位有了威胁的轩辕浩宸,还有善良可爱的宁儿,他都一视同仁,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他对染儿,也是相帮多次,轩辕寒钰自然对他心生感激,只是这一次,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皇后必须得死。

    “苏姑娘,看在太子曾经帮过你的份上,劝说九皇弟放过我们母后一次,可好?”蓝如烟走到她的身边,低声恳求,她知道,作为女人,心会比男人软,而苏羡染的话,轩辕寒钰或多或少会听的。

    苏逸凡却是听得拧眉,每次这样的事都来求姐姐,还真当她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不成。

    苏羡染淡淡地摇头,声音不大,却能让在场所有的人听清楚:“钰有自己的想法,虽然皇后没有亲手杀了丽妃,但丽妃确实是她逼死的,而且她还下毒伤了皇叔,钰不会原谅她。太子多次相助,我们铭记在心,日后若有需要帮助的地方,自当竭力相助,但是这件事上,我帮不了你们。”

    如果是她,她也不会轻易收手,更何况是劝说轩辕寒钰放人了。宇文强陷害凡儿,她便报复得让他宇文家族整体覆灭,说起狠毒,她比轩辕寒钰不差,所以此刻能够理解他必杀皇后之心。

    蓝如烟长叹一口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眼前的人毕竟是太子的生母,要他们看着她死在他们的眼前,他们自然做不到。

    “都说母债子偿,九皇弟,我母后欠你们的,你若要取,就来我身上拿吧,不要为难她了。”而后又对轩辕恪道:“父皇,母后与你夫妻几十年,求你念在夫妻的情意上,一同废去我的太子身份吧,我要和母后有难同当。”

    主动取下头上的玉冠,接着褪去了身上的绛紫色龙袍,面对着轩辕寒钰,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一幅慷慨赴死的样子。

    “宇儿,你疯了,朕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不会怪罪于你。”

    “大皇兄,冤有头债有主,这件事与你无关,我也不想连累无辜,但请你让开,不然,我也不会手下留情。”今日,谁阻止他报仇,谁就是他的仇人。

    皇后红着眼睛,看着一身白色里衣的他,心里狠狠地揪痛着,若不是她一时犯下的错,或许宇儿也不会在人前如此落魄了。大步走过去,然后,却是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轩辕浩宇几乎是被这一巴掌打懵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竟是傻傻地看着她。“母后~”

    “母后——”轩辕安乐也是呆呆地跪在地上,看着大皇兄脸上通红的印记,心里有些心疼,皇兄到处为母后求情,母后为什么还要打他。

    “混账,若不是你屡次阻止本宫,不让本宫杀了那个小贱人,本宫又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说完,又是恶狠狠地瞪着苏羡染:“本宫只恨,当初在苍洛的时候,错将你的消息告诉了赫连宇熠,让他没有对你下杀手。”

    原以为他们落在赫连宇熠的手里,一定活不了,谁知道他们竟然活着出来了,更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赫连宇熠居然会喜欢她。

    “这么说,你还愿意承认,你也和西岐勾结,想在苍洛的时候就害死钰,不让我们回来?”苏羡染看着轩辕寒钰,两人同样拧眉。当初在苍洛,泄露他们行踪给赫连宇熠的人,其实不是暮云裳,而是皇后的人,只是那时,他们根本没有时间调查这件事,而暮云裳在那一段时间,的确是想置他们于死地,所以他们都误会她了。

    只是在前不久,轩辕寒钰在调查皇后的时候,才发现在那段时间,皇后与苍洛的人有过联系,这才顺藤摸瓜,将她和西岐勾结的证据一并搜了出来。

    先前没有拿出来,只是不想用这事逼她认罪。宇她和西岐有联系,应该是借用宇文强的关系渠道,这个与他们没有关系。

    轩辕浩宸不知怎的,蓦然想起暮云裳在临死之前那绝望的眼神,或许他应该明白的,如果当时多想一下,就会明白,想陷害染儿的人,的确不是她。

    染儿和轩辕寒钰第一次的行踪,是她告诉赫连宇熠的,可是当他得到了消息之后,立马吩咐人看着她,后来染儿说出,秦军中还是有人将他们的身份告诉了那杀神,他也一直以为是暮云裳,甚至都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现在想想,如果那时她还有动作,手下的人一定会发现的,只是那时根本没有心思听她解释……原来根本不是她,而是皇后的人。

    心里突地有些惆怅了,他们是不是错怪了她?

    “这么说,你居然还和那群乱党有关系?”轩辕恪勃然大怒。“皇后,你真的要谋反不成?居然还敢派人去苍洛陷害他们!”

    “皇上,臣妾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要杀便杀吧。”皇后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样的结局,或许她早就该接受了。

    “他们说得没错,邹殷是臣妾的手下,但是假装投靠去了贤妃那边,那时得到贤妃要让他去偷怡皇弟的解药的消息时,臣妾的确恶毒了一把,让他将另一份交给了臣妾,那晚正好皇上前来,臣妾假装头痛,将皇上留在长乐宫,丽妃难产,臣妾得到消息之后,还让他叫御膳房送去掺有‘无欲’的参汤,想在孩子出世之时,让他们一同死去,只是没有想到,丽妃早有了防备,选择了自尽,而怡皇弟也恰好在毓秀宫前出现,中了毒……”

    想起那晚的事,心里还是觉得不甘,这是她陷害那么多的皇嗣以来,第一个失手的,丽妃死后,太后立刻将轩辕寒钰抱往慈安宫,害得她没有下手的机会,而在这之后,更是将孩子带去了天山,期间只回来过一次,她更是不能没有机会动手。

    听说丽妃是被吓死,她虽然不信,却一直没有迫害轩辕寒钰的机会。

    “那么,为何你一直都留着贤妃的孩子?”苏羡染知道答案,不过还是问了。

    贤妃有北安王做靠山,皇后自然会忌惮她,而且一旦她的孩子出了事,迫于北安王那边的压力,皇上一定会彻查此事,到时她就会暴露,而且留着还会有一个好处,就是别人不一定会怀疑到她的身上来。贤妃清冷孤傲,向来不屑解释这些事,这样的性子,在宫妃们看来,越是会觉得是嫌疑人。

    “贤妃虽然不会这么做,但是平时言语不忌,说话间就得罪了很多人,留着她,自然是当做挡箭牌的。”在心里嘲讽几声,只是到头来,还是被他们看破了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老天有眼”?

    “来人啊,宇文薇儿恶行连连,废去皇后身份,暂押天牢,择日赐鸩酒!”轩辕恪还是改变了主意,想想先前的处罚,的确是太轻了。

    既然轩辕寒钰坚持要杀,那便留个她一个全尸吧。

    “父皇……”轩辕浩宇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啜嗫着,想开口求情,越发现自己开不了口,母后做了那么多的恶事,父皇肯留她一个全尸已是法外开恩了。

    “这里,便有毒酒。”轩辕寒钰根本就不相信他会真的杀了她,既然要杀的话,何必等到择日?手一招,已有黑衣护卫将毒酒端上来,送到宇文薇儿的面前。

    “轩辕寒钰!”轩辕恪气他根本没有将他这个皇上放在眼里。“这里不是你的九王府,更不是你的雪殇山庄。”

    “所以我没有亲自动手杀了她。”

    若是在山庄和九王府,他要杀人,还会找出这么多的证据来吗?还会让宇文薇儿多活这么长的时间吗?

    “你……”脸色变成了猪肝色,却又无可奈何。“来人,赐鸩酒。”

    宇文薇儿轻轻闭上了眼,玉手端起摆放在面前的酒杯,仰着头,一口饮下,无色的液体中夹杂着一缕淡淡的红色,缓缓从她的嘴角流出,而后,红色越来越越深,也流得越来越快,她身子微微颤动了一下。

    “母后!”轩辕安乐大喊一声:“母后,我不要你死啊!母后,不要死。轩辕寒钰,我恨你!”

    几乎想松开手,扑过去,杀了轩辕寒钰解恨!从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开始,她就无比怨恨他。

    “母后!”轩辕浩宇和蓝如烟也是悲恸地哭了。

    轩辕寒钰冷冷地看着宇文薇儿僵硬的身子,没有丝毫动容,心里却是有些释然了,既然人已经死了,也就算了,其他的人他也不想追究,这件事毕竟与轩辕浩宇还有轩辕安乐无关。

    不过,贤妃却也是逃不掉的。不管她偷药是为了什么,总之她也没有安好心。

    “还有一个人,皇上觉得该如此处置?”

    看着自己的皇后死在面前,轩辕恪还是有些不忍,听到他如此问,原先隐忍地怒火蹭蹭地往上冒着,“你还想怎样?”

    “不是我想怎样,是皇上想怎样?当年害我母妃和皇叔的人,就这么放过了吗?”

    正当轩辕恪要发怒的时候,却听到蓝如烟惊恐地失声大叫:“乐儿不要!”

    回头看过去,却见轩辕安乐已经将一杯毒酒一把抓住,然后一个转身,朝着苏羡染那边扑过去。

    “染儿小心!”轩辕寒钰大喊一声,几乎是如离弦的箭,朝着那边飞奔过去,然而,却仍是没能赶上两人之间过短的距离。

    轩辕安乐玉手一扬,杯中的毒酒朝着苏羡染的脸上倾出去,这酒含着剧毒,就算不能杀了她,也会让她容貌尽毁,哈哈哈,只要她成了丑八怪,想来轩辕寒钰也不会看上她了。

    她得不到的,也不要让苏羡染得到。

    “姐姐~”苏逸凡本来不知因为何事出了神,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也来不及帮忙了。

    “乐儿,住手!”轩辕浩宇大喊一声,然而当时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皇后和贤妃的身上,此刻想来阻止,却也来不及了。

    无色无味的酒却带着致命的危险,苏羡染眸中带上了一份凝重之色,看着那无数的液体朝着自己的脸涌过来,也透过那液体看到了的人的紧张的神色,此刻,她居然放松了下来,几乎是本能地抬手,将内力倾注在衣袖中,挥过去。

    “啊……”惨叫声突然响起,那种声音几乎冲破了云霄,惊得皇宫附近的飞鸟都是一颤,吓得立刻飞走了。

    轩辕安乐脸上突然传来剧痛的同时,身后也是如撕裂般的疼,轩辕寒钰的掌风击中她的后背,身形一闪而过,将苏羡染抱在怀里,双手捧着她的脸,查看她的情况。

    “你怎么样?”声音染上了一份不正常的颤音,他的确害怕了。若是染儿出了任何事,他便会让轩辕安乐生不如死。

    “没事。”苏羡染抬起衣袖,她的确没有大碍,只是袖子被腐蚀了一点,毒酒粘在了手臂上,有些火辣辣地痛。

    他立刻挽起她的衣袖,将那破损的袖口扯下,看着她雪白的手臂上有些地方已经泛红,心疼了,旁边早有人打来清水,端着铜盆站在一旁,他立刻拿起里面的毛巾,仔细地帮她擦拭起来。

    “痛不痛?”

    “……”苏羡染摇头。

    苏逸凡站在一旁,看着他们,面色有一抹愧疚之色出现,不过没人注意到。有姐夫在,姐姐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他在心里强调着。

    轩辕寒钰在她的手臂上吹了几下,放下毛巾之后,转眼之间,一脸的温柔瞬间变成了狠戾,看着那边还在哀嚎的人,恨不得一把将她掐死,居然敢打他的女人的主意!

    “……咳咳咳。”轩辕安乐不住地抽搐着,脸上鼓起一个个难看的血脓包,背后一阵火辣辣的痛。樱唇已经面无血色,而且在唇上还可以看到已经破损的血泡。“……皇、皇兄,我好难受。”

    此刻,她不仅是难受了,还有难看。说话期间,脸上的血泡一个接着一个破裂,让她难受,生不如死,女为悦己者容,如今她容貌尽毁,五脏俱裂,已经没有活路的机会了。

    那毒酒见血封喉,泼到她的脸上之后,只觉得浑身像火被火烧着一般,体内的火焰誓要将她燃成灰烬,痛苦难忍,不禁叫出了声。“啊……”

    “乐儿,你怎么这么傻啊?”蓝如烟将她抱在怀里,甚至都不忍去看她的脸。

    “乐儿!”轩辕浩宇上前,蹲在她的身边,疼惜地看着她,眼中微含泪花。手搭在她的脉搏上,他已经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乐儿体内的温度在很快的流失,而且还知道,她的内脏几乎被轩辕寒钰那一掌震碎。

    “……咳咳咳,皇兄,皇嫂,乐儿以后不会不听话了,乐儿先走一步了,下去陪着、母后。”满脸的痛苦,朝着轩辕寒钰那边看了一眼,然而他的目光始终都没有在她身上停留半刻,哪怕只看她一眼,那眼神也是无比阴厉,似乎恨不得在她的身上多捅几刀。“……咳咳咳,是、我、错、了……我不该……不该、喜欢、上……”

    身体渐渐失去了温度,眸中的神采也开始褪去,脸上的痛楚也离她越来越远……

    “乐儿!”轩辕恪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严峻的脸上,早已没有了神色。“轩辕寒钰,她是你妹妹。”

    轩辕寒钰脸色渐渐恢复如常,见苏羡染没事,也终于松了口气。“若不是这样,她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也不会死得这么轻松。”只是震碎了她的内脏,让她多喘了口气,已经算是看得起她了。

    轩辕恪气得身子一歪,只能扶着身边的公公才能保持着身体的平衡,这个逆子,非要气死他才甘心么?

    “父皇,母后已经去了,乐儿也走了,儿臣先行告退。”

    轩辕浩宇抱着宇文薇儿的尸体,蓝如烟搀扶着轩辕安乐,两人缓步走出大殿,只是,在走到苏羡染的身边的时候,轩辕浩宇还是停了一下,看着她,眼中有歉意,他知道,这件事不关她的事,乐儿从小骄纵跋扈,若不是她想要害她,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了。“我代乐儿替你说句抱歉。”

    苏羡染面上一片淡然:“没事,太子节哀!”

    看着他脸上的五指长痕,道:“皇后也是不希望将你牵扯到这件事中,才会如此对你。”

    “我知道,母后是为了我好。”他心里怎么会不明白,只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罢了,让他敬重的母后,竟然在背地里犯下了如此多的事……

    “我也不会怪九皇弟,但她毕竟是我的母后,告辞。”

    轩辕恪没有阻止他们,待大殿上人数不多的时候,心,已经凉了半截,看着上面一言不发的太后,他总算明白了她的苦心,那时她一直想调和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是他没有珍惜,而今后悔却也晚了,谁能想到,他最无用的儿子,竟然是天下第一庄的庄主?

    轩辕寒钰冷冷地对他丢下一句:“将贤妃打入冷宫,还有,立刻下旨赐婚。”

    “轩辕寒钰,朕可以原谅你之前种种欺君的行为……”但是如果他再这么咄咄逼人的话,他不会顾念任何父子亲情。

    轩辕寒钰径直打断他的话:“我没原谅你。皇上若不肯宣旨,怕破坏了你和贤妃之间的感情,和秦王的父子之情,我亲自来。”

    “你……噗……”终是忍受不住,一口腥臭的血喷出。将胸前的龙袍染红了大半。

    “父皇,父皇你怎么了?”轩辕浩宸上前将他扶住,指责他:“九皇弟,你好歹也是父皇的儿子,怎可如此和他说话?”

    他冷哼:“他何时当我是他的儿子?”有父亲会百般刁难自己的儿子,想出千方百计要治他的罪,迫害他的吗?天下有多少父亲会这么做?

    “小九,我们走吧。”太后在崔嬷嬷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看到皇帝吐血的那刻,她突然想到当初自己也是这样,被他气得吐血,呵呵,恪儿啊,或许这就是因果循环吧。

    苏羡染走在另一边搀扶着她,她点头问道:“可曾被伤到了?”

    “没有。”

    “那就好啊,如此聪明伶俐的孩子,小九的确没有看错人。你在琼华宴上赢了所有的女子,皇帝不会当着那么多的人面的抵赖的。小九,给他一点时间吧。”今天发生的事,也够多的了,够他忙一阵子了。

    “好。”正好他也需要一点时间安排。

    ……

    从慈安宫出来,轩辕寒钰带她去了丽妃的陵墓前,高大的陵墓,单独立在皇陵中,倒显得有些孤单了,周围的杂草又有长出来的势头,轩辕寒钰挽起袖子,自己动手拔起来。

    苏羡染要帮他,他便阻止了她,“你的心意母妃会知道的,让我来吧。”

    “可是,我也该为丽妃尽一份孝心了。”她道。

    轩辕寒钰伸手揉着她的头发,笑着将衣袖打下来,双手伸在她面前,“帮我就行。”

    苏羡染好笑,却也无奈,只能帮他将袖子撸上去。

    站在齐膝的草丛中,看着他弯腰将墓周围的杂草清理干净,两人跪在墓前,他道:“母妃,这便是染儿,从今以后,你也别担心了,小九会和她相互扶持,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到我们。母妃的仇,也报了。”

    静静地,不知呆了多久,再次回到慈安宫的时候,皇叔已经清醒过来了,只不过对于当时发生的情景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看着小九的脸上没有那张面具,只是有些不习惯了。眼前的这个人,还是他的小九吗?

    轩辕浩宁正照顾着他,见他们过来了,有些生疏地喊了一声“九皇兄,姐姐”。

    之后,轩辕恪又派人将轩辕寒钰叫去,苏羡染觉得呆在慈安宫有些无聊,便一个人出去了,准备去御花园透气。

    沿着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一路向前,却见前面有一个不大的湖,湖边正站着一位华衣女子。

    “你来了。”贤妃背对着她,站在枯黄的柳树下,垂下的枝条点缀着她,连这幅颓败的模样因为有她在的原因,竟然有生出了一种病态的美。

    苏羡染拧眉,“你怎么还在外面?”

    她淡笑:“你放心,晗宸宫就是一座冷宫,和你说完了几句话,本宫就回去,以后出来的次数也不多了。”

    皇上最后虽然没有发话,但她知道,她的下场还是会如轩辕寒钰所说的那般。

    “你知道我要找你?”

    “你知道了我的病情,怎么可能没有疑问?”她似乎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而且,本宫也好奇,你为什么不将我要杀你的事,告诉九王爷,你知道的,若他知道那天我派人刺杀你,我的下场,不仅仅是被打入冷宫这么简单。”

    苏羡染淡笑:“上次你并没有伤害到我,而且我相信,我可以自己解决。”

    “呵呵,我还以为,有他在,你会全部都依赖着他。”

    “这样他也累的,我只想和他一起承担。对了,你的病情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也中了‘无欲’?”不过,她在为她探脉的时候,还是发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地方,与皇叔的病情不同的是,她体内“无欲”分量很少,而且居然还有“碧瞳”,两种毒互相压制,分量配合地刚好,才导致她没有像皇叔一样痴傻,也没有像凡儿先前一样,出现不正常的眸色。

    当发现她体内的毒的时候,她心里就有一个疑问,贤妃为什么会同时中了这两种毒,而且分量又恰到好处,不多不少,又不足以病发。还有,她中毒的时间应该是在皇叔发疯之后,那么,她究竟是如何中的毒?

    难道她是在为皇叔试毒?

    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所以苏羡染自然想进一步知道她和皇叔之间的关系。

    “你应该猜出来了吧,我是在为他试毒,他那么优秀的人,自然不可能这样一辈子,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无欲’是他自己配的,除了他,没人知道具体该如何解毒。当年,太后请遍了名医,那些人一个个都庸俗无能,居然连‘无欲’这毒都没有听说过。”

    “所以你亲自给皇叔试毒,便病成了这样。”

    “咳咳,是啊,这毒性太强,没人能够抑制得住。”当年,若不是她从北安带过来一些珍稀的药材,服药及时,恐怕她早也不在了。

    “那么,你和皇叔,是……”

    “什么关系吗?”她回过头来,认真地看着她,苍白的脸上,竟然有着一抹极淡的红霞,“我喜欢他。”

    “仅仅是这样?”

    她道:“谁说感情一定要一见钟情、两情相悦,默默地守护着也未必不是一种幸福,只是等待的人的心境不同罢了。就像他对丽妃,明知不可能,却还是甘心守护在她的身旁,看着她为别的男人生儿育女……”

    “所以皇叔出事之后,你又借着北安老王爷的势力,让秦王与太子形成相抗之势,并有意让他超越太子。”

    “当年的事,我也曾怀疑过皇后和皇上,只是没有任何证据,寻找邹殷,不过是想找到真正的幕后,不过却始终没有找到罢了。”

    苏羡染笑道:“今天你的话,我不会全信,却也不会不信,你该回去了。”

    “呵呵,随你吧。”没有丝毫地留恋,转身朝着晗宸宫的方向而去。

    苏羡染回到慈安宫的时候,轩辕寒钰已经回来了,送她回府的时候,他有些神秘地说道:“你爹已经回来了,明天哪都别去,在家等我。”

    ------题外话------

    接下来,要干什么呢?嘿嘿,亲们,欢腾吧,甜蜜的日子就要到来~\(≧▽≦)/~啦啦啦

鬼帝独宠,娘子好惑人103_鬼帝独宠,娘子好惑人全文免费阅读_【103】皇后与轩辕安乐之死更新完毕!
    

推荐本书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